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悠悠我心 Chapter 03


我的三十天减肥计划在进行到第二十七天的时候宣告夭折。在一段奔跑戏里我终于忍受不住,连卡都没喊就跑到洗手间吐了一地。那是清晨,我们在拍一段男女主角一起上体育课的戏,易烊千玺穿着宽大的高中校服停止了奔跑的步伐,跟着所有群演一起回头看见我冲向洗手间的身影。我一面狼狈地跑,一面还要捂住嘴不让自己弄脏戏服,还分着一部分心觉得羞耻,耽误了拍摄,估计摄像机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我突然呕吐的全过程。

我对腹中翻滚的忍耐只能撑到洗手间门口,然后随便扒开一扇门就开始吐,也不知道自己对准了没有。所幸这两天吃的不多,大部分是胃水,戏服没怎么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倚在厕所门框上,头有点眩晕,好像过了半个世纪,才听见造型师跌跌撞撞地进来。

“顾歌顾歌你没事吧?”

我刚想回答,一阵反胃取缔了我说话的能力。

造型师三下五除二地扒下我的戏服,然后再来看看我。她摸摸我的头,“没烧。除了恶心还有别的感觉吗?”

我摆摆手。

“那就好。导演说今天上午先拍别人的,你下午再拍。”

我脑子里好像有一把流星在飞舞,已经不太能分清这是出于导演的关心还是失望。造型师扶住我,良久叹了口气,“顾歌,我给你买点粥吧,或者牛奶。”

我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嗓子,“…要粥…”

“其实热牛奶更好。”她劝我。

“不要…牛奶。”我吃力地告诉她,“牛奶我…每天都有…偷喝…”

“……”

感觉要失去一位工作人员的信任了。

“算了,我给你买粥。”她把衣服在水底下稍微冲了冲放进包里,回来扶住我,“你先洗一下,然后回去休息会,吃点东西下午再拍,或者跟导演请下假,明天再拍。”

我顺从地做她吩咐的事,心里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威哥听说我吐了,急急忙忙从公司赶过来,在休息室门口跟买粥归来的造型师撞在一起。

我顾不上管他们,抄起勺子先把粥吃了。

威哥看着我:“减肥减的?”

“还能是什么,我都一个月没有吃大米了。”我在喝粥的间隙挥舞着勺子,那些温热的液体缓缓流进胃里,又温暖又舒服,我终于感觉我的体力又回到了我的身体。“算了。”我对造型师说,“不用请假,我觉得我下午能拍。”

威哥不太放心地问我:“真能行?如果不行就跟我说,威哥就是这时候用的。”

我心里有点感动,”“真是患难时刻见真情,不过真不用,我吃点东西就好了。”

造型师测试我:“那你还想吃点别的什么吗?”

我看着她:“肉。”

两人击掌言庆:“看来是真好了。”

“你就是饿的。”威哥事后诸葛亮,“看来得给你加菜谱,不过肉暂时是不行,顶多吃点鸡胸肉,别的先算了。”

“我稍微吃个鸡翅什么的不行么?”我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说。

威哥沉吟了一阵,“不行,顾歌,咱不能冒这个险。”

造型师在旁边帮嘴,“你好不容易减那么几斤,一个鸡翅全回来了。”

我刚想再争取一下,门口有人敲门,千玺和他的经纪人进来了。我认得那个叫小马哥的经纪人,就是他上次要给我东西吃,虽然没吃上,但是还是印象超好。千玺好像想说点什么,但他经纪人一直拿胳膊轻轻捅他,也就只能作罢。千玺问我:“姐你没事吧?”

我拿汤勺指向粥碗,“都吃光了,我没事啦!”

威哥一把扑住小马哥,两个哥类经纪人跑到一边联络感情去了。我让千玺坐,压低声音问他:“我上午跑掉的时候导演没说什么吧?”

“还能说什么呀板还没打呢你就跑了哈哈哈哈哈……”

呵呵,易烊千玺你还说你不是哈哈党。

“不过姐你倒不用担心这个,”他终于笑完了,恢复了正经的日常神态,“导演挺好的,还让我告诉你一声,他帮你把明天的戏让出来了,让你休息一天。”

“真的!”面对突如其来的假期,我感到异常幸福,这份喜悦当然要与眼前的朗读旨意的小天使分享,“我觉得今天这一回真的特别值,你想,我先是休息了一上午,然后有人给我买粥吃,现在又发现明天还有一天假期!”

“看来是真好了,”千玺略微无语地看着我,“都吐了还高兴成那样。”

“那我今晚要好好吃一点,再早早睡一个懒觉。”我打定主意,脑海里已经开始描绘那副美妙的图景。

“…姐,既然你明天没事,那今晚能帮个忙吗?”

“你要干嘛。”

“你有驾照吗?”

“有啊。”

“车呢?”

“唔……我只有通告用车的钥匙。”

“那就行。”千玺一脸吃了兔子的狐狸表情,压低声音跟我说:“那你今晚微信一定开着,千万不要关喔。”

“到底什么事啊?”我简直莫名其妙。

“今晚你就知道了,反正对你没坏处。”这孩子坏坏地笑。

一直到晚上我都有点忐忑,不过一想到我面对的还是一名未成年人,我觉得我还是不该把社会想得那么复杂。这段时间没外景,剧组一直驻扎在横店,全组人都在同一个基地住宿。差不多快11点半的时候,整层的灯都暗了,我的手机终于推送了一条新消息。

易烊千玺:【鸡翅图片】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深夜报复社会?

一个电话打过去:“什么仇什么怨?”

“姐,带着你的车钥匙,赶紧出来。”

“去哪儿呀?”

“出门左拐停车场右面,我都怀疑这么近你居然没闻着味儿。”

我裹了件大衣出了门,想了想又回去戴了口罩。没有了基地楼内灯光的照射,我只能在横店雾茫茫的黑夜里靠着路灯发出的一点微弱光亮勉强穿过停车场。按照他的说法走到尽头后往右一转,居然看见一盏还算明亮的昏黄灯光,悬挂在一个矮矮的,散发着白色蒸汽的小吃摊顶上。

而刚刚还在深夜报社的那人挥舞着一串鸡翅,坐在灯光下冲我笑。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像走入一个童话梦境一样地走向那个小吃摊,看着千玺的脸在热乎乎的白气中渐渐变得真实。“我的天呀……哇……你怎么找到这地方的!”

他开心地冲我笑: “哈哈,因为我是天才呀。”

我找凳子坐下,看着前面点的一堆东西,而貌似照片中的那串鸡翅原型,已经在他嘴里了。

“姐姐不是跟你说了,别在我面前吃东西引诱我吗。”

“没引诱你呀。”其人笑得无辜,“我是叫你一起吃的。”

白胡子的摊主爷爷眯着眼睛笑,给我加了个碟子。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减肥。”

“我当然知道,减吐了都。”

我只能正色道:“千玺,我要拍戏呀。”

“拍戏就要连续一个月只吃番茄和胡萝卜汁吗?拍戏就要饿得受不了连粥都喝不上吗?姐我不认为这有什么意义。”他看着我异常严肃,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严肃的千玺,“也许减肥本身是有意义的,但你这样伤害身体,最后精神也会萎靡不振,反而更拍不好。你今天误了半天工,下次呢?你以为减肥是你一个人的事,但你的身体关系着整个剧组。”

我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饿了就要吃,不能伤害身体。所以姐,我就问你,你想不想吃。”

“我……”

“你不要管别人,你就说,你想不想吃。”他定定地看着我。

我看着他的眼睛,那么明亮亮的,让人很想要去相信。

“......我想吃。”我看着他,顿了顿,更坚定了一点:“我很想吃。”

“那你就吃。”他把鸡翅拨给我。然后向着锅灶旁忙碌的老板喊:“再来两碗抄手!”

在抄手热气腾腾地端上桌时,我没有告诉千玺,当我第一口咬下去的时候,忍了多日眼泪终于还是滚了下来。开机这段时间所有的辛苦,饥饿的委屈,所有不得不装的坚强与开朗,在那一瞬间全都卸下了。我把滚落的眼泪藏在漫漫的白色蒸汽里,装作被辣椒辣红了眼睛。我知道威哥,造型,导演等等人真的很关照我,在电视剧的大前提下关照我,我已经很感激了,是他们让我有勇气不哭。但是千玺,他让我把眼泪流了下来。

流在横店这个雾茫茫的黑夜里,流在那些盘桓萦绕的温暖的蒸汽中。

我小小声跟千玺说了一声:“谢谢。”也不管他听没听到,然后开始低头猛吃。

我叫顾歌。今天早上我吐了一回,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难受得快死了,但是人生事塞翁之马,谁知道当天晚上,我就吃到了烤鸡翅,烤玉米,烤肉筋,鸡软骨,五花肉,馒头片……还喝了1/4杯可乐。

人生真是奇妙啊。






评论(16)
热度(105)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