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悠悠我心 Chapter 04



“那现在怎么办。”我努力平心静气,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尽量不去想刚才吃下去的那些东西。

“别急姐。”千玺吞下最后一个抄手,嘴里有点含糊不清地对我说,“我有特殊的减肥技巧。”

“所以现在,就要用到你的车钥匙了。”

“你要半夜带我去抽脂?”

“诶~现在哪有医院开门。”他摆摆手,“姐,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有个地方想去,想让你拉我去。”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这大半夜?你经纪人呢?”

“小马哥要是愿意带我,我还找你干嘛呀,姐,这事绝对不要告诉别人,他们不会让我半夜跑出剧组的。”

“我也不会让你半夜跑出剧组的。”我把手伸进兜里,牢牢握住车钥匙,“你明天还有戏要拍吧。”

“明天我是夜戏,上午可以补觉。”千玺正色,“我真的不是要出去玩,就是憋了一个月,有点按捺不住,我计划这个计划很长时间了,但是我又没有驾照,得找个会开车的送我。”

“你不会打车?”

“我哪儿敢啊,再说你瞅瞅周围有车嘛。”

捂脸。“所以你到底是要去哪里?”

“……嘉禾。”他略微有点小心地说.““可能…稍微有点远。”

我想了半天,““就是你那个练跳舞的地方?”

他重重点了点头,眼睛里闪过一片热切,“姐你帮帮忙吧,我真的很想回去,我都一个月没跳舞了!这边连个像样的舞蹈设施都没有,还一群记者天天抓拍。我感觉我整个手脚都在痒痒,不跳就不行。你就帮帮忙捎我去呗,正好你也可以运动运动,把刚才吃的减下去。”

但是此时此刻吃饱喝足,我真是一点动弹的兴致都没有。“我要是说我不去呢?”

“……那我就告诉威哥你吃肉了。”

“合着你刚才都是骗我呀!”我简直欲哭无泪,“我刚刚还为你那番话稍微感动过一下下呢,我的天,你这孩子真是太……现在看来我刚才岂不就像个傻瓜一样!被!你!骗!了!”

“唉,我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呀。”他抬了抬帽檐,有点狡黠地笑了一下,恢复了往日正经的表情,“不过姐我刚才的话不是装的喔,你确实不应该再进行那种近似自残的行为了。”

于是事情的结果就是,我又一次乘着昏暗的路灯穿过停车场,只不过旁边多了一个因为马上可以去跳舞而十分兴奋的boy。趁着暖车的空挡,我决定向身边戴着耳机自由摇摆的猴王说清楚:“千哥,去可以,但有件事我可得提前说好。”

“什么呀。”他一手揪下一只耳机,转过头来看着我。

“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物种,叫做女司机?”



如果说十分钟之前他还没有get到女司机的奥义,那么现在他应该懂了。

“卧*姐你后面有车啊!”

““别别别别别跟我说话!”

“等一下等一下姐你离右边这辆只剩1公分了!”

“都都都都说了别跟我说话!”

是的没错,我们还在倒车。

妈个鸡谁设计的破停车场!就不能考虑一下刚拿驾照四个半月的新手女司机吗!倒车这种时候,我必须精神高度集中,方向盘调整不能有丝毫偏差,眼睛轮流盯着挡风玻璃和两个后视镜,为什么旁边还有个boy的惊声尖叫分散我的注意力!我狠狠侧头剜了一眼牢牢攀附在车把手上的千玺,咬牙切齿:“保持——绝对——安静——否则——”

千玺猛高频点头。

“——我就把你丢下去。”深呼吸了一下,“吆西!我要开始倒车了!这次一遍过!”

旁边的孩子带着生无可恋的表情颤抖着闭上了眼睛。“……姐,我这条命...就交到你手上了。”

“放心。”在经历了几下剧烈的颠簸,行车雷达滴滴,以及比较大的扭曲之后,我终于自信地捅了捅旁边的人:“睁眼睁眼睁眼,看看,姐姐把你带到公路上了。”

“确实。”孩子睁开眼睛,字斟句酌地评论道:“但是问题来了——我们为什么要在大道中间横着呢?”

寒风飘逸,横店路口的八车大道上就我们孤零零地横在路中央。“为了让你见证一下。”我看他还抱有质疑,索性上手撸下他抓住车把手的手,“不用把着,姐姐开车安全得很!从这往后都是平道,街上一个车都没有,想撞都找不到摊保险的。”

“呵呵呵……”千玺还是没有缓过劲儿来的样子,略微虚弱地调低了椅背,“姐,我再信你就是见鬼……”

但是我们谁都没有见鬼。果然是之前在驾校打下的扎实基础起了作用,这一路我除了行车速度有些慢,开得很平稳,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千玺终于松开了把手,开始稍显放松四处张望,好奇地打量着女演员通告用车。

“姐,你们车好干净啊。”千玺赞叹道。

“那当然。”我现在已经能一边保持60迈的速度一边聊天,心中深深地为自己感到骄傲,“有威哥那个处女座。”

“我们队长也是处女座,但是我们车还是挺乱的。”他顿了顿,“主要是王源儿吃什么都掉一地渣。”

“其实我对你们组合还真不是很熟。”我承认,并用0.5秒的时间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国内的歌谣界不是很了解,姐姐的童年全是SHE,林俊杰,张韶涵什么的,后来就开始听日韩的了。听说你是VIP?”

“嗯嗯嗯嗯嗯嗯嗯!”这孩子说起偶像就激动,“铁杆VIP啊啊啊啊啊啊~”

“别嚎。”他一嚎我神经紧张又看不清路,“我还没说完呢,我当了一个月左右?VIP,然后就爬墙了。”

“呵呵。”千总高冷地看着我,“爬墙——”

我盯着他把狗字吞了下去。

“——汪。”他费了很大劲儿圆了回来,“BB多棒你怎么还能爬墙。”

“哼,我就是这样一个心如浮萍的女人。”我摆出一副“你咬我呀”的表情,“粉丝的心本来就是海底针,爬墙正常好吗,虽然我现在还是觉得TOP挺帅的。”

“是帅,”我在反光镜里看这孩子自恋地帅帅头,“我更帅。”

“…..这位帅锅,你到了。”

“哇!”出了车他就兴奋起来,我锁车的时候都在跳单脚小碎步。北京夜晚寂静的空气里,我稍微感觉安全了些,把口罩扯到下巴底下,深深呼吸了几口自由地空气,“诶,还别说,晚上出来感觉好自由。”

“那当然!”这孩子已经进入了亢奋时期,冲我甩甩手中银亮的钥匙,“我以前训练的时候最喜欢晚上去跳舞啦,练习室里谁都没有只有我一个人,特放松,想干什么干什么。”

他仰头张开双臂沐浴在北京银色的月光下,仿佛要拥抱一切:“矿泉水,还有,汗水的味道。”

我有点痴迷地望着他,好像也稍微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了,“真好。”

“进去吧!”他把钥匙圈套在手指上,像转篮球一样一路转着过去,打开了所有的门,然后轻轻闭上。咔哒,练习室的灯光一下子全部点亮,我听见他幸福地叹了一口气。

评论(12)
热度(89)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