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悠悠我心 Chapter 05


由今天那句“太苦了”有感,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他一定承受着比小说更复杂的事,也让我感到无能为力的痛苦。唯愿你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好,如果能让小说里的幸福,多多地在你身上实现就好了。

新年快乐,平安玺乐。


---------------------------------------------------

看来他是真的,真的很喜欢跳舞啊。

喜欢到不惜凌晨从横店驱车赶来,喜欢到发出那样深沉的一声叹息。

但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

“啊啊啊啊音浪太强我要被晃在地上……”千玺一打开音箱我就禁不住一个踉跄,“我也不是没听过神奇宝贝,但你放这么大声实在是……”

千玺根本没管我,自己在那边投入地跳了起来。早就听说了他舞蹈超好,只是开机这么长时间无缘一见,今天一见,看到他每一个伸手抬腿的动作饱满的力度,眉宇间认真霸气的神态,就连我这个行外人也能感觉到好。我透过练习室前面的镜子,看着每一个舞步中,他眼里闪耀的兴奋与幸福。这才叫如鱼得水,我心想,这样的人怎么会跑去拍戏呢?

低头看了眼腿和肚子,想想自己刚刚吃下去的肉,我决定暂时放弃一旁舒适的椅子,还是动一动减减肥,万一明天造型让我称体重我就露馅了,就算减不了肥脱脱水也好。突然开始跳稍微感觉有点尴尬,尤其旁边还有一个行家。我轻轻和着节拍手脚摆动,尽量不做出什么丢脸的动作来。

千玺翻出一个计步器递给我,在吵杂的一声声oh fantastic baby里用口型说:戴上这个。

我听话地系在手腕上,然后开始大力抖动手臂。

从镜子里看去,我们两个一个自顾自跳着酷炫的breaking dance,一个像被蛇咬了一样疯狂抖手,像两个神经病一样。

一曲终了,千总终于按下了暂停键,停止了虐待我的耳膜,他转向顺着墙滑下去的我:“多少个?”

我费劲瞅了瞅,“才200不到。”

耸肩,“那估计你还得再跳5首歌。”

我咬咬牙:“5首歌之后就能瘦吗?”

“能排水,体重暂时下降。”千玺像个科学家一样头头是道,“长期虽然不行,但短期效果应该可以达到了。”

“……好!姐姐就跳5首歌!”我扶着墙站起来,“舍命…陪君子!”

他笑了,两个梨涡在练习室的灯光下一闪一闪的。

接下来我们回顾了BB从早期到现在的大多数热门歌曲,当年当fans时单曲循环的歌,现在又一边穿过我的脑海。但是当计数器走到700的时候,我是真的不行了,脱力倒在旁边的椅子上,独留千玺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不知疲倦地保持着动作的完整度。

现在的小孩…呼呼…简直不是人……

练习室的WIFI密码就写在墙上,我一边平复急促的呼吸一边开始微博tfboys,唔嗯,出道曲爱出发,我看着mv里还没长开的小豆丁笑得前仰后合,这绝对不是我认识的千玺,这孩子太有伪装性了,当初看起来好可爱的小孩子,转眼间就成了句句噎死人的大小伙子。一边挖坟一边看粉丝们的各色评论,看遍脑洞P图发现笑点得到了拯救。

千玺被我的笑声吸引过来,“姐你看什么呢。”

我向他展示微博界面,一面乐不可支:“千总你的表情包种类丰富啊。”

“啊,那个。”难得一见的他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转过身去摆弄音箱按钮,“就…粉丝p的嘛,有些粉丝还是挺有才的。”

“唔嗯,花果山,凯皇,皮凯丘,奶源,TMY……”突然出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英文缩写,“千玺,TMY是什么?”

“呀呀呀呀呀那个你别看!”千玺突然非常激动,试图夺我的手机结果被我拦住了,只能在一边急得跳脚:“不许!不许看!搜也不行!反正就是不许看!就…童年黑历史,你别看就对了!”

“我也有黑料啊,每次抓拍都能抓几张鼻歪眼斜的啊。”我还是有点没有理解他为什么突然又害羞又激动,还捂脸跳脚四处旋转。我安慰他:“没事,干我们这一行都有啦。”

“反正不能看!”千总霸气地指着我,也不管我年龄比他大,“姐,你答应我,不准看就是不准看。”

“……神经紧张。”我把手机调到视频网站,“我看你们别的mv总可以了吧?”

千玺多疑地一步三回头,扭开音箱又开始跳了,跳一跳凑到我旁边看一眼手机屏幕,一边确认我看的是魔法城堡一边还不忘做动作。其实魔法城堡也很有意思,明明是一群小男孩,却穿得像三个小公主一样坐在白白的云朵上。最后千玺决定无视我魔性的笑声,把音乐声调得更大了。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这孩子终于迎来了体力枯竭的时刻,像一枚断电的电池一样离开了练习室,把自己甩在副驾驶上,意犹未尽地喃喃自语:“真爽。”

“爽吗?姐姐要困死了。”

“姐姐我们再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д⊙)你晚饭吃兴奋剂了吗?”

“......不太远.......”他犹犹豫豫地说,眼神躲闪中带一点祈求,以一种不像他的轻声细语哀求道:“我想...去我家看看.......”

“想家啦。”

“……嗯。”

车子再次在夜色里行驶,滑过空无一人的街头。千玺一反常态没有说话,我猜他是因为突然涌来的思家之愁而陷入沉默,一路只略显忧郁地望着车窗外。我瞟他一眼,有点参不透他复杂的思维图层。刚才还那么开心,现在怎么一下子就蔫了。这孩子真是17岁?我17岁的时候有这么难搞吗?我努力回忆,那时候有个小角色演就高兴得不行,进剧组跟过年一样,哪还顾得上想家。

不过千玺可比我17岁的时候红多了。我想,他从13岁就开始了这段征程啊。

幸亏嘉禾离他家也不算太远,没有了早高峰时间堵得想死的交通,北京的街道瞬间变得可爱起来。快到千玺家小区的时候,我透过后视镜看到几个裹着羽绒服的黑影,以及若有若无的手机光亮,心中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是没敢问千玺,他看起来已经很累了,而且现在尤显疲惫,头一次我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姐你往后拐一点停吧。”千玺低低地说。

看来是看到了。

我们把车停在他家楼后地一片空地里,小区种植的宽大树木为我们提供了荫蔽。夜风阵阵,吹得树木沙沙作响,即使是车里也能听到。我问他。

“你...不上去看看?”

“……算了吧。”他瞟了一眼来过的路,声音里有点酸楚,“我…坐这儿看一会就行。”

可能是感觉到我担忧的目光,他转过头来勉强朝我笑笑:“太晚啦,我弟弟肯定睡着了,别吵醒他。”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孩子什么都懂。

他就这样静静地,倚在座位上,看着曾经他生活过的那栋高高的公寓楼,半夜三更,几乎没有一盏灯是亮的,好像没有任何一个家在等他。我也跟着盯着那楼发呆,心里质询着哪一间才是属于千玺的那盏人间烟火。看来看去也看不明白,每个窗口都长得一样。但对千玺来说,一定有一盏灯与别的不同,有一个窗口里面盛着不一样的风景,才会让他这么思念,又这么珍重。

“姐,你以前拍戏的时候……”他突然问我。

“嗯?”

“……算了,没什么。”

远处的手机光亮像萤火虫一样浮动,穿着羽绒服的人零星出没,偶尔露出一个戴口罩的头。我是不怕什么的,关键这里是千玺的家。最后他深深地看了那丛人一眼,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像是恢复了元气:“姐,我们走吧。”

”走…走吗?”我反而犹豫了,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休假回来。

“走吧!再不走会被照到的。”

手机的亮光已经近了。

我咬咬牙踩油门,带着千玺像做贼一样来,又像做贼一样离开了他的家,甚至没能进去看一眼。

已经快4点,天知道我现在开车算不算疲劳驾驶,但是天亮以前必须把我们两个还有车子弄回横店去,否则就全露馅了。我给自己鼓鼓气,一口气灌了一瓶咖啡,从后座够到威哥遗落的外套丢给千玺,“睡一会吧,估计你睡醒咱们就回去了。”

他困得打哈欠没有力气拒绝,亦或是有些伤心想要闭上眼睛,歪在那里完全像个大人,我用外套蒙住他的头,底下就短了一截儿。他把头伸出来呆毛戗戗着,闭眼前最后看着我认真地说了一句:“姐,今天谢谢你。”

“谢什么啊。”突然画风这么正经,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吆西!回程了!别跟我说话啊,我可得小心驾驶,车上坐着中国娱乐圈的两朵希望呢!”

他闷闷地笑了,然后合上眼。



车到横店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我看看千玺熟睡的侧颜,想起刚才mv里那个没长大的小豆丁,居然真的就是现在副驾驶上睡着的人。时间真快,开机一个月,这孩子刷新了我的不少认识,还让我干了今天这样疯狂的事,以现在理智回来了的状态简直不敢想象。果然夜里比较容易让人忘记束缚,而现在天亮了,一切要回到以往的秩序中去。

就像刚刚过去的那个奇妙夜只能留存于记忆里,不论怎样美好悲伤,都真实得虚妄。

我安慰自己,他只是暂时回不了家而已,他家人来探班也是可以的呀。

但我无法忽略心中的那点小小的负罪感。

我没有告诉千玺,其实我骗了他。

......我还是手贱去搜了TMY。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易烊千玺你也有今天我简直无法闭上眼因为一闭上就会想起那个销魂的画面你当时到底是存着什么样的想法居然能够全程无笑场地完成整个视频并且自由发挥神颜艺姐姐一定要给你点个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我还是挣脱了车内忧郁的气氛,用笑声将千总吵醒了。

评论(11)
热度(82)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