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悠悠我心 Chapter 08


“千哥我错了。”

“哼……”

“千哥我真的错了。”

“哼哼哼......”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易烊千玺未成年,算得上是半个小人。

这货趁我不在,居然说服导演接下来的戏让我自己上。这下导演讲戏的时候,轮到他在旁边偷笑了。

可是接下来的戏拓麻是拍过山车啊啊啊啊啊啊!

我欲哭无泪:“导演我是真的受不了失重感我不是骗你的!”

导演:“正好就需要你表现出害怕的神态!顾歌你要释放你记几!记得本色出演哟!”

易烊·猴·小心眼·千玺撑着车门跳到第一排,一屁股坐在那里哼哼唧唧:“知道错了就赶紧上来。”

“......呜呜呜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一直到扣安全扣的时候千猴还在不识好歹地坏笑,他一边帮我把安全压杆扣好一边戏谑:“这么大个人,坐个过山车还要替身,羞不羞。”

我已经提前神经性地感到反胃,因此说话有气无力:“发微博的是王俊凯又不是我,你报复我干嘛...再说我是真的怕失重啊!”

他撇了撇嘴:“这点高度有什么可怕的。”

“你不也怕鬼吗!就不允许我有恐高症吗!”

千玺愣了一下,转身想望向导演,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声欢快的汽笛映着我面如死灰的脸,宣告过山车已经开动,正在突突突地进入运行轨道,进行自杀前的上升。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我长这么大就失重感一个软肋,结果今天就真遇上了,一瞬间心里恨死了易烊千玺,又怕得说不出话,脑子里一片空白,眼泪已经挂在眼角,但是却连哭都不会了。

千玺在一旁紧张地安慰我:“没事啊姐,很快,很快就完了,你别哭别哭啊姐!”

“哼哼哼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过山车缓缓来到最高点,然后猛地一个下行。

瞬间感觉心肝肺都要掉出来了。

风声太大,连我自己的喊叫声都模模糊糊的。我紧紧闭着眼缩在椅子里,依稀感觉千玺在旁边叫我的名字,但已经没能力思考,也做不出应答。所有残存的理智都用在死死攥着扶手上了。我紧咬牙关努力不发出丢脸的声音,把喊叫闷在嘴里,最后只剩下呜咽声。

“呜呜呜呜呜呜......”

上行,下行。

旋转,倒挂。

仿佛永无休止......

我脑袋里糊里糊涂地只剩下一个念头:易烊千玺你个混蛋——

谁知道这个混蛋一把抱住我。

我下意识地睁开眼睛。视线里模模糊糊的,是他的一小片衬衫白。

风停下了。

我发现我被他抱着。不是简单地握着手,或是揽住肩膀。千玺在压杆里完全侧过身来,两只手交叠着抱住我脊背,把我整个儿地圈在他怀里。他的下巴扣在我头顶,胳膊与胸膛挡住了所有的风,衬衫下的肌肉传递着令人安心的温度。我心里那句骂他的话突然冻住了说不出口,取而代之的是他心脏咚咚咚清晰的跳动声,一声一声落在我耳朵里,在我脑子里一遍一遍地炸开。

我简直能感觉到他覆盖在我头发上的手,每一根头发都细碎地承载了一点掌纹。

......可是剧本里,明明没有这一段啊。

我挣扎了一下,试图提醒他。

结果他圈得更紧了。

风在我耳边停了,从此所有的旋转飞跃大头朝下,都有一个坚定的臂弯支撑着。我动都不敢动,怕固定在座椅前的摄像机拍到什么,只能像个刺猬一样把头缩在他怀里。

这是一种只有真正亲密无间的人才会有的拥抱姿势,好像我真的如此被珍惜着,这姿势太容易打动人了,也太容易想入非非,但我不能装作不知道。在我不敢看的前方有一台摄像机,只要开关开着,他就是钟国光,我就是原青青。真正亲密的是他们俩,而不是作为扮演者的我们。身为一个演员,把对手戏当真不是太可笑了吗?千玺所做的所有事都是在讲故事,即使不出现在剧本中仍然是故事,我在心里说服自己,我们谁都不该被这段故事动摇。

我不该被这段故事动摇。

脑海里反复回荡着威哥那句话:“一个好演员,不仅要能入戏,还要能出戏呀。”

可你这样让我怎么出戏,你这样让我怎么办才好。

我的心在他怀里的热气中感到一阵要命的酸楚,几乎要被勾下泪来。因为我发现自己居然想要接着演下去,我居然产生了想要当真的念头。

顾歌,你年龄一大把,还学小年轻干这种假戏真作的把戏,你真是没救了。

过山车最终缓缓减速,停靠在已与三分钟前大不一样的起点。我挣脱了一下,千玺轻轻放开我,我们都没有说话,呆呆地坐在座位上,看着摄像师把相机拆下拿走。我没等他,自己跌跌撞撞地下了车。

旁边导演在看摄像机里的回放:“诶千玺,这次不错嘛,自由发挥了一段。拥抱的动作跟角色很呼应啊。”

他跟着跨出车厢,也站在旁边看着。

但我没法走上前,我没法忍住了站在他身边。我把演技留给了现实生活,却在虚假的戏剧里全情投入。

顾歌呀顾歌,你演员没有当好,现在连你自己都当不好了。

我抹了抹眼睛,掉下来的睫毛膏在我手心里化成一滴黑黑的眼泪。不行,我得赶紧去找造型帮我把晕染的妆卸掉。

卸掉妆我就能出戏,卸掉妆我就不是原青青。

我要告诉她,刚才因为害怕,我哭花了眼睛。




大巴车背后有一排没人的帐篷,我随便找了一个坐在后面,眼神呆滞地看着手机,直到千玺掀开帷幕进来。

“你还生我气呢?”

与其说我不想见到他,倒不如说我不敢看见他。

“……没,我没生你气。”

他反而气鼓鼓:“你就是生气的样子。”

“我真没生气。”我赶紧解释,“也是我的错,不该把那段发给王俊凯。”

“嗯,这确实是你的错。”

......你确定是来安慰我的吗?

“但是......” 他侧过头傲娇,阳光从帐篷门口射进来,勾勒出他弧度美好的鼻梁,还有好看而闪耀的下颚骨线条,“我也确实不该明知道你害怕还勉强你上去,这一点,抱歉。”

他把一直背在身后的手露了出来,走过来递给我……一根烤肠。

扶额,“人家mv里哄小姑娘都是拿棉花糖什么的好吗。”

“姐你还算小姑娘吗。”

......(눈‸눈)。

“再说了你今天早上不是说了吗,最近除了肉,什么也吃不下。”

他得意地看着我的惊讶。

叹了口气,我最终还是破涕为笑,自己都觉得自己超丢脸。“那你帮我挡一下,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千玺终于笑了:“你减肥禁令不是已经解除了吗。”

“那也不行。我还得演原青青呢,挡好了啊。”

千玺无奈地撑起腰杆来。

我咬了一口烤肠,不满地对千玺吐槽:“这个烤肠,肉的含量好少。”

“你就吃吧,再多我就挡不住了。”

“这是跟姐姐说话的态度吗?”

“我说的是实话嘛。”

“咳咳听着哈,L L Loving you决定向爱出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不许唱!”



只是即便是笑着,我的心里还是有好多好多话,没有办法说出来。

千玺你知道吗?姐姐不是个好演员。

因为我分不清真实与虚假,我把角色的感情,弄到自己脑袋上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很想问,刚才在过山车上拥抱我的时候,你是钟国光,还是易烊千玺呢?

因为我发现自己有点分不清,我到底是顾歌,还是原青青了。



评论(25)
热度(126)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