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悠悠我心 Chapter 11【完结】


易烊千玺去了人大。

微博消息刚放出十分钟,评论就破了三万。

这所被人大附中同学们调侃为“少壮不努力,老大去隔壁”的学校,从此成为了他的母校。虽然也是需要付出汗水才能得到的选择,但无趣的事实往往不是人们关注的重点,只有加上夸大其辞的花边与哗众取宠的刻薄,才能吸引观众的眼球。

他誓言在先,这无可辩驳,但国内的舆论风评,又何曾心慈手软。我鼓起勇气上微博查看过一次,虽然说不是满屏污秽,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人跟着风评陷入骂战。恭喜黑子们又斩获了一个可供添油加醋的世纪大素材。

他那个昔日无比闹腾的小号,现在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

我没有资格替他抱不平,毕竟是我先选择的离开。公司代表找我谈话,态度很和蔼,从头到尾就一句话:“顾歌你想想你之前的十年怎么过来的。”

怎么过来的。寒冬里裹着军大衣坐在剧组角落等着演只有一句台词的丫鬟,夏天顾不上吹风扇跑去给前辈买饮料。我演了十年配角,终于一夕翻身,相识的艺人朋友拉着我的手说顾歌你真好运,风水轮流转今年终于轮到你红了。《青青子衿》带给我好运气,不管千玺的事如何处理,收视率都不失为一个好看的数字,“顾歌”的名字也越来越活跃在各大媒体名单上。连公司都开始重视我了,他们封锁了所有问题的照片,当千玺深陷于风暴中心的漩涡时,我被保护得很好。

可是活在这些人的眼光里,活在这些或是肆意谩骂侮辱,或是偏信谣言的人的眼光里,费劲心力去乞讨他们的喜爱,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坐在安全的礁石上,眼睁睁地看着我爱的人在冰冷的水里挣扎。

即使安全地活着也像死一般难受,大概就是说我吧。

于是一夜一夜地睡不着,我偷偷托造型买了一瓶助眠的药,她怕我出事,每天只肯给我一粒。晚上睡觉前,我就把那粒安眠药珍宝一样地吃下,祈求这一夜昏昏沉沉无边无际,什么都别看见什么都别想,也不要有眼泪掉在地上。但是有一天晚上,我刚吃完药准备睡下,手机亮了。

千玺:【我们谁也别替谁做决定】

努力想要抛在脑后的遥远记忆,在一瞬间卷土重来。

又是一夜睁眼到天明,大概是吃得太频繁,所以我有抗药性了吧。



八月的尾巴有一场电视剧颁奖典礼,国内一个知名的视讯网站办的,规模很盛大。在我们去红毯入场的路上,威哥一只手搭着方向盘,对我的服装品头论足:“我说你这胸是不是有点低?”

“走红毯大家都这么穿。”

造型帮我讲话:“她这种比较好,没胸不会被剪。”

我对着后视镜检查耳环,前面入口处哄哄闹闹的音乐声和主持人解说,但是车队却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怎么这么慢,不就是开车到入口处把人放下来吗?这也能堵这么久。”

威哥苦着脸:“姑娘你当坐扶梯哪,这车必须出来一个人走一辆,前面一个红毯没走完下一个没法顶上去的。”他敲敲方向盘,“估计又是哪个女星在那霸着蹭闪光灯呢。你俩喝水吗?”

“喝。”

威哥下去拿水,看他离去的匆忙程度,估计是想借这个机会抽根烟。我低头玩了一会手机,旁边的车门突然开了,“谢啦。”我伸手去接水。

“谢什么。”

我伸出去的手在空气里愣住,在看清了他的轮廓之后,开始无可抑制地颤抖,最后才慢慢蜷缩了回来。

造型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不见了。

车窗外的灯光将他的剪影映在我身上,那轮廓鲜明的影子仿佛一种特别沉重的东西,压得我心口难受,好像那些吃了安眠药的夜晚所欠下的眼泪,一开口就要悉数奉还。真的是千玺。真的是他。人的嗅觉真是恋旧而忠诚,他身上的淡淡香气在车里萦绕,让我不闭眼也能想起最后的雨夜,和着前方喧闹的音乐,显得回忆既遥远又心酸。我强忍住心里的酸涩,努力平静地对他说:“人大是个挺好的学校——”

“那你为什么不亲口对我说?”

他好像等了很久,只等我一张口,就连珠炮一般地发问。

“为什么等到我来你才讲?”

“为什么这么随随便便,就替我做决定?”

他转过头来,清澈的眼睛里翻滚着怒气与悲伤。我努力不去看他的眼睛,“千玺你出道有四年了吧。”

“所以呢?”

“我在这里混了十年了。”

“你是想拿这个来压我吗?”

“不是,我是说,”我用尽全力控制自己,“我拍《青青子衿》之前,演了很多年的配角。从最开始的龙套开始拍,等了三年才有第一句词。我是第一个进公司的,但是当女一却是最后一个。最惨的时候在剧组跟一帮群演挤大通铺,半夜里稍微弄出一点响声,一只拖鞋就飞过来。”

他看着我。“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尝过一无所有的滋味,比你想象得...还要了解得更深。”我用尽全力让语气不再颤抖,“如果失去人气,失去光明的未来,你的日子...真的会很不好过。”

这里不是只要做得好就可以获得幸福的地方,我们面对的不是只要说出真话就可以给予理解的观众。你没有做错什么,不应该因此承受不应得的痛苦。

尤其当我也算是始作俑者。

“那照你这样说,孤独地站着舞台上就是幸福了?失去一切,得到的净是些不想要的东西?”

像玻璃坍塌成碎片,千玺坚硬的壳崩碎了一地,只露出柔软而苦涩的内胆。他像个孩子一样把胳膊撑在腿上,脸埋进肩膀,声音闷闷的,充满痛苦过了的麻木平静。

“我最惨的是在开始。”

“刚加入组合就有人骂,说是空降,挤走了别人。那时候我第一次知道有个词叫唯,每天微博上网页上全是那些话,打开不打开都在我脑子里,一闭眼就是被骂的样子。那时候太小,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们说我高冷,其实是不敢说话,觉得自己一张嘴就是错。”

他好像把旧日的疤痕撕开一样艰难疼痛,总算愈合的伤口又开始渗出血珠。

“后来过了多少年?慢慢开始有人,摆脱了那些没道理的舆论,开始正视我,开始承认我的优点,我慢慢有了真正的粉丝。当年离开的那些人,最后慢慢都回来了。”

他把头抬起来,眼里的红血丝充满令人揪心的凝愁与困倦,“无论离开多少人,只要坚持做好自己,总有一天他们会回来的。所以我从来不担心有人离开,因为我有本事让他们回来。姐你的经历不也证明了这个吗?十年怎么了?最后你还是成功了啊!”

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但是有些事不能等,有些事我没这个信心。”

他的手轻轻覆在我手上,我感觉他温热的掌心,贴在我冰凉的手上。他很艰难,很艰难地,一字一顿地说出一句话,他的眼睛低垂着,睫毛微微颤动,声音里好像渗得出眼泪。我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开始看着他了,完全没有办法移开视线,就好像完全没有办法轻易抹去记忆。

“姐我已经...我已经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了,别再让我失去另一样。”

过去所有夜晚用安眠药遗忘的泪水,终于还是还给了你。就像拼命守住的一颗心,最终还是舍我向你而去。他手忙脚乱地拿纸巾给我擦眼睛,结果碍着眼妆反而越帮越乱。我也不管可能会变成熊猫眼,把心里堵着的那番话全都一股脑地倒向他。

“叫你小子不好好学习!”

“姐我真的尽力了。”

“你们组合怎么办!”

“我...我跟他们说过了。”

“他们到底是谁啊啊!”

“大小王呗。”

“那你们红毯怎么办!TFBOYS 就剩两个人了!”

“这个......”他犹豫地抓抓头,又变回了那个我熟悉的千玺,“他们俩说他们有办法。”

“大小王的…办法吗……”

“……”

车队终于挪动了,后面车子的汽笛声此起彼伏,催促着我们赶紧移动。我们两个手握着手,惊恐地看着威哥一路小跑地跑向车子。他打开车门一屁股坐进来,然后怪叫了一声:”造型呢?”

看见我,又怪叫了一声:“你妆怎么花了?”

然后看见了千玺。

“卧槽你小子怎么在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威哥你冷静——”

“你们公司没给你说吗!这外面都是记者你怎么还敢跑过来!我们这马上要上红毯了!”

“这个...”千玺谨慎地说,“我们可以以电视剧情侣身份入场。”

“你这么到处乱跑你们公司知道吗?”

我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心里同时浮现出了王炸两位战友的伟岸形象。

会场另一端。

一直在走廊假装自拍其实是在把风的队长拉着现场表演个人技拖延时间的刘志宏飞快地跑回洗手间,”卧槽卧槽他们来了!

王源儿深提一口气,“嗷嗷嗷嗷啊嗷嗷嗷嗷嗷~~~”

志宏来个赞:“真不愧是演技爱豆,只是公共洗手间咱就别打滚了。”

“怎么了怎么了?你俩跑什么?”

“那个什么王源儿吃多了我们陪他去下厕所你们等我们一下啊我们去去就来!”

让我们把镜头切换回来。

“不行,我告诉你不行。”威哥指了指他,被后面催促得不行只能转头开车,“我先把顾歌送过去,然后拉你再绕一圈,你赶紧问问你那车在哪儿悄悄给我回去。”

“可是......”我还想解释一句。

“顾歌你别在那给我多嘴!下一个就到你了!”

后来爬上车的造型慌手慌脚地给我补妆,但我的心思完全不在那上面。红毯就在眼前,耳边主持人聒噪的解说透过玻璃轰隆隆地响,“下面即将出现的是,热门电视剧《青青子衿》的女主角扮演者——演员顾歌小姐,欢迎登场!”

车门被打开,威哥在我身后猛推我一把:“顾歌你赶紧走!”

我们两个握在一起的手,被生生掰开了。

红毯两旁的相机的咔嚓声音汇成一片海洋,所有的闪光灯随着我的脚步刺目地射来,像X光一样想把什么都看透。原来受到关注就是这种感觉,把一切交代清楚,连一点点私人的情感都不能留,公司就是希望我这样子成功吗?我放弃一切就是为了获得这些吗?

“……顾歌小姐最近参演的《青青子衿》是时下热门的电视连续剧,剧中她饰演的女一号原青青勾起了很多人的青春回忆......

这段《青青子衿》给予我的,千玺给予我的红毯就在眼前。但是没有千玺就没有《青青子衿》,而没有《青青子衿》就没有现在的我。第一次见面,第一次采访,他带着减肥自残的我去吃肉,他带着我去嘉禾跳舞,那些笔记,游乐园,过山车,那个拥抱和那个吻......所有的一切都逃不开他,他就是《青青子衿》本身,而那背后,是我藏不住也掩不住的悠悠的心。

可是我身边的这些人和相机,肆意地传播流言,说着不负责任的话,把美好歪曲成污秽,让我爱的人只能躲在身后的车里,为不是他犯下的错误在赎罪,迫使我我又要离开他。

世界太大,心太小。能选择的太多,可把握的却太少。千玺说得对,关于有些事,我们都没有信心等下去,因为不知道时光的洪流会将我们冲向何方,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能做的只是把握现在的每分每秒。


“......我已经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了,别再让我失去另一样。”


我浑身发着抖,为即将采取的行动心狂跳不止。

“一路走来,顾歌小姐笑容略显沉重,可能是最近拍摄比较辛苦!呃...顾歌小姐站住了!是要准备拍照吗?呃...顾歌小姐,她往回走了!”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应该是第一个在红毯上往回走的女演员。

我又走回车边,打开车门,威哥的脸瘪得像是被我甩了一拳,“顾歌你……“

我歉疚地看着这位一直以来为我操劳的经纪人,“对不起。”

但我有一定要做的事。

“呃…顾歌小姐回到了车边,她打开车门,像是还有一位嘉宾——啊啊啊是TFBOYS的易烊千玺!刚刚结束高考的他是《青青子衿》电视剧的男主角!这是为我们准备的彩蛋吗?两个人一起入场了!掌声在哪里!”

会场两旁的叫喊声顿时响彻云霄。

但是此刻所有的喧闹,解说,快门,闪光灯……都在我的世界结束了。好像有层透明的隔膜将我们与外界隔离开,那些喧嚣与嘈杂变得含糊而朦朦胧胧。我们挽着胳膊一边微笑向周围打招呼,一边小声咬耳朵。

“姐我从来没想过你居然这么勇敢。”

“呵呵……”我感觉自己嘴角还在发着抖,心还在跳,“因为你,我今天丢了一次世界上最大的脸。”我顿了顿朝周围相机笑了一下,自己都觉得自己疯了,“估计要因为这个没有角色演了。”

“没事。”他满不在乎地笑,笑容又骄傲又漂亮,“说不定老了还能演妈妈呢。”

我掩着手掐了他一下。

“哎哎哎!”他小声叫,语气放软,“怕什么,我以后也要演爸爸啊。”

我绷住了自己笑不露齿。

“你说…我们出来可怎么办啊。”

“嗯?”

“威哥估计得骂死我,之前代表都找我谈话了。”

“为什么?”

“就是…不让我跟你… 那什么呗…”

“那什么啊?”

“你敢说你不懂!你不担心吗?”

千玺低下头和我对视,眼睛里的笑意温柔又坚定:“我也担心啊……”

红毯前的大屏幕放着《青青子衿》的片段,电视剧里的钟国光与原青青,也那样对视着。一瞬间时光不老,他们好像真的存在,宛若一对缱绻深情的爱侣,在戏里戏外折射出两个不同的影子,却有着相同的灵魂。

“所以请和我,一起面对吧。”

我看着他星星一样的眼睛,脑子里炸开一片烟花。

把一辈子浓缩成一秒,把一秒延长到一辈子。惟愿天长地久,从此不盼来生。


【全文完】

————————————————————

呼~

《悠悠我心》的正文部分就这样结束了!为了这个结局我几乎两三天没睡觉,醒来就开始写,一遍一遍地修......可是,这个世界上最舍不得它完结的,就是我了。顾歌代表我性格中最好的那一部分,即使站在客观的角度,她仍然是个值得幸福的人,值得拥有我文中的易烊千玺。祈愿看文的你们,再加上一个我,也能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幸福,也能有那样一颗悠悠的心,深深地萦绕在你我的心头。

而活在故事外的少年,也愿你有你的顾歌,愿你一生平安玺乐。

P了个S,番外甜梗我已经想好啦!应该不止一则吧~新番也在写文案,到时候会再跟大家探讨!

这段时间收到这么多喜爱,真的是非常感谢!鞠躬!谢谢大家!٩(๑>◡<๑)۶

吴可言 2015.1.9 于北京






评论(45)
热度(159)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