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郎骑竹马来【下】


六.

“我不去。”

我妈拿筷子敲我头:“你炸啦!”

“妈你怎么也学网上小年轻的说话!”

我妈端着架子,“反正你得把饭盒给千玺送去,人家今天开演唱会,你一点表示都没有?白瞎你俩青梅竹马那么多年。”

我指了指桌上的庞然大物:“您这叫饭桶。”

“他们三个都得吃嘛。”

我一屁股坐下:“反正我不去。”我想了想小声嘟囔,“都多大了,还青梅竹马呢!”

我不能告诉我妈,虽然喜欢的感情已经淡去,但遗留下的羞耻与尴尬却无可冲刷。也许是那个眼泪中的怀抱太过热烈,我现在不光见不了王俊凯,连见千玺都觉得难堪,看见他只能绕道走。明明跟他熟得要死,我却反而不知道该把界限摆到哪里。青梅竹马是什么?是朋友之内还是之外呢?

我现在又为什么要思考这个问题呢?

“那你索性这辈子都别见他好了。”我妈十余年如一日地斩钉截铁,“你要是想忘掉谁,不能绕过去,只能跨过去。”

“妈你说谁呢?”

“我说王俊凯啊!”

“我说千玺啦!”



七.

我最终还是拎着那个庞大的饭桶站在了体育场底下。给千玺打电话,他的声音惊讶而激动:“你怎么来了?”

“我妈让我给你们送吃的。”

他穿着纯白的演出服下来接我,从整个人生的角度来说,这是我们没有见面时间的最长记录,我感到一种熟悉的陌生。千玺从里面把后门开了个小缝,像童年时偷偷给我递作业本一样悄声叫我:“这边!这边!”

我用食盒掩藏着自己的身影:“你怎么不叫助理之类的人来?”

千玺又露出熟悉的梨涡笑:“他们好忙,我最闲了。”

我们一起穿过拥挤的后台走廊,脸上上着浓妆的伴舞从我身边鱼贯而过,我一路猫着腰躲在他脊背之后,生怕一个照面就遇上年少无知时的旧爱。到了休息室我赶紧把食盒放下,撒腿就想溜,“东西我送到了,那我走了啊!”

“诶!你干嘛那么着急!”易只猴掀开盖子拣出一块糍粑,“我还给你留了张票呢。”

“帮你打榜那么长时间已经对你们的歌舞完全没有好奇心了。”

“这次不一样。”他冲我眨眨眼,“你得注意观察。”


八.

可是事实证明没什么不一样的。从出道曲到后来的热门曲目,没有哪一个是我没有见过的,没有哪一首歌录制时没给我试听,没有哪一支舞蹈在辛苦练习时没跟我吐槽。如果用歌曲界定的话,我们两个还真是一起走过了不少光阴。不过这小子又骗我。我出门前反复犹豫的那点情感登时烟消云散,从小到大都骗我,我居然还相信他!

演唱会结束之后我又回到后台,看着千玺在祝贺的人群中笑容灿烂。他跟每一个人握手,或是轻轻拥抱,接过他们送来的饱含祝贺的捧花。他回头发现了我,笑容咧到了耳朵根,用一种犹豫又绷不住笑的奇怪表情问我:“发现了吧!”

“什么?”我不明所以。

他瞪大眼睛,”演唱会上不一样的地方啊!”

我想了想,“你破音了?”

“你才破音了!”易只猴气急败坏,抛开捧花将两手弯到头顶,“我做了个heart!很大一个!就是你那个方向!”

我模模糊糊地想起来,他好像在尾声的时候确实朝我们这边做了一个心形,当时歌迷的尖叫声差点没把我震聋。但是他也朝别的地方做了呀。“拜托!满场子24个方位你像拜神一样全做了,这算什么不一样!”

“别的方向没那么大!”千玺伸出两个手指比划,“别的方向是这种!”

我看着那个大拇指和食指构成的小小的心,一个巨大而恐怖的猜想忽然向我袭来。我战战兢兢地问他。

“你不会真的......?”

千玺噙着笑,努力绷住脸,“真的。”

“你看上我们那边哪个妹子了?”

他猛地捂住脸:“你484傻?”

怎么还带骂人的呢!



插曲:绕床弄青梅

我俩第一次遇见时她还是个婴儿,而且是个脾气很坏的婴儿。我好心好意给她喂奶,她居然不领情地喷了我一脸。楠楠跟她比起来好伺候多了,不哭不闹,就是叫名晚了点。后来好多人说我擅长照顾弟弟,可不是吗,照顾她训练出来的。

一个人省不省心真是从小就能看出来。作业不好好做,变着法从我这里骗作业本,还被她妈训了一顿,连饭都没吃。我那时候就是太年轻,想着她饿一顿就要闹,饿三顿就要哭,她一哭整个大院都能听见,哭得我心里一揪一揪地也跟着难受。得,我也别想写作业了,人家红拂还夜奔李靖呢,我赶紧效仿一下给人家送作业本去吧。

结果这丫头营养全长脸上了,脑子一点没长,看上谁不好看上那个王俊凯,千不该万不该我那天就不该带他们回来,从此之后天天像吃了魔药一样等我再带他出现。劳资跟他一个组合还不明白吗!那个处女座!那个洁癖!那个二次元死宅再加痴汉技能满点!放着英俊帅气红遍大江南北的我这么大一近水楼台不要,你上杆子找什么向杨花啊!你照照镜子自己像杨幂那么好看吗!

……虽然也挺好看的。

该来的总归会来。我刚下通告,妆还没卸就冲了回来,还没进大院就听见她嚎,跟小时候没拿到作业本嚎得一样一样的。我承认我是故意把她跟王俊凯约到一块的,也明白慧剑斩情丝的必要性,但是这痛苦是我给她带来的,也是不争的事实。我看着她以往挺好看的眼睛肿成了汤圆,抱着的枕头哭湿了一大片,那泪水好像渍进了我心里,臭丫头越长越漂亮,哭起来都那么漂亮。

我的心都要碎了。

演唱会我特意留了一张门票,还去踩了点,事先判断好了座椅的方位,只要不是青光眼白内障,基本不存在看不到我的可能性。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安可的时候我特意朝那个方向比了一个超大的heart,欢呼跳跃的歌迷登时淹没了她的身影。

结果千算万算,我只考虑到了她的视力,却没有考虑到她的智商。

这应该也算我的错吧……



九.

“那半拉场子除了你我还认识别人吗?”

“那你的意思是——”我一下子哽住,与之前的惊恐不同,我的心里充满了忐忑与不确定。“不会吧,咱俩这么熟,你还对我下手?”

“能不能形容个好词。”

“你骗我骗太多次,已经失去基本的信任了。”

告白的罗曼蒂克气氛烟消云散,千玺今晚捂脸的次数应该已经超过了过去一年的总和,“那如果我说,这次是真的,你还愿意再相信我一次吗?”他把脸从手中抬起来,眼神里透着难得一见的真挚,“你还愿意相信吗?”

我看着他,沮丧地发现我居然还是愿意相信。

是因为青梅竹马吗?从小到大他骗了我一万次了,我还是相信他。

“那我......姑且相信你一次。”我没发现自己已经面红耳赤,心也开始愉快地怦怦跳,“但是!我们约法三章!我如果再发现你骗我,哪怕只有一次!咱俩也马上分手!”

“好好好。”易只猴笑容满面满口答应,想不到我兜兜转转这么长时间,居然被家门口的小豆丁拿下了,缘分是从他给我喂奶的那天起开始的吗?月老起得真早啊。我脑袋晕乎乎的,尚且不能接受自己在一分钟前脱单的事实。我被他揽着肩拖向休息室,结果在路上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庞。

那个人......好像哪里见过。

我给千玺指了指前面的男孩子,“那个人好面熟啊。”

他的脸突然涨成酱紫色,猛地拉着我想走。

“哎哎哎,干嘛走掉?”我摆脱他追上那个男孩,拍拍他的肩,“你好我们是不是——”

那男孩子转过脸来,白皙的脸庞异常清秀。

卧槽卧槽卧槽!

这不是......王俊凯他女朋友吗?!!

你怎么变性了?

那孩子看着我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惊恐,我感觉自己在短短一天之内受到了两轮惊吓。旁边簇拥着的人群里跳出一个欢实的身影,正是幸福的青年王俊凯。他开心地跑过来拍了拍那男孩的肩,“罗庭信!一会该你去拍照了哈!”

我目瞪口呆地指着罗庭信,“凯哥哥你女朋友不是叫天宇寻吗?”

王俊凯:“(;゚Д゚)卧槽暴露了!”

事件的三名当事人不由得一齐望向了易烊千玺同学。

王俊凯嘴像赶火车一样地快速解释:“妹妹,这事儿问千玺!问他问他!都是他策划的!”

罗庭信头点得像拨浪鼓:“姐姐!我就是个演员!你可知女装不是我真性啊!”

然后一大一小飞也似地跑了。

我慢慢回过头来看着千玺,好像明白了什么。

易只猴瞪圆了眼睛海狗摆手,“不是的不是的!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说哈——”

“呀!!!你又骗我!!!咱俩——完啦!!!”



十.

演唱会结束的那个晚上,在我们家却是个不眠之夜。

“爸我今天跟千玺谈了一分钟恋爱!然后分手了!”

我爸:“我说什么来着!都说了这小子不靠谱!打小就看出来了!”




评论(43)
热度(207)
  1. Pink-Dolphin你吴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言你吴 转载了此文字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