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九回时间旅行 Chapter 06

—第五回旅行—

为了给玺子哥选一件合适的礼物,我简直伤透了脑筋。作为一名14岁起就红遍大江南北的著名男子组合成员,易烊·红·土豪且学霸·千玺简直是什么都不缺。如果论有形的,这么些年粉丝们送的昂贵的礼物不知有多少,我要是走价位路线,非把自己赔进去不可。如果是无形的,或者是亲手做的,我又对我自己没有信心。我花了两个晚上想要画个扇面给他。刚开始想给他画个人像,结果这人像成型后比较狰狞,我就算捂着眼睛也没法心安理得地承认这就是玺子哥,于是决定添几笔改成猴。改来改去这猴也长得也奇怪,只能全部涂黑。我端详着由纯白变成纯黑的扇面,想象着这黑色底下还隐藏着一幅改成了猴子的玺子哥画像,瞬间觉得自己离大触越来越远。

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现代带点他那个时代没有的东西过去,也算比较有新意。我在vans精心挑选了一双2020年的新款鞋,用盒子装上包得很漂亮,感觉这个礼物拿出去还不算丢人。

说不定还能被翻牌呢!

就这样怀着喜悦的心情浪到了玺子哥18岁生日的那天。随着熟悉的视线断电感,我降临在一座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建筑物内。装修很豪华的样子,两边都是嵌着金粉的浮雕瓷砖,还有黑色大理石打造了洗手台,远处是几个隔间,微敞的门里露出象牙色陶瓷制造的一个个男士方便器......

卧槽这特么是男厕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当我在男厕所里无声尖叫地时候,玺子哥从一个隔间推门出来,看见我的时候也吓得吼了一声:“变态!”

“阿姨你能不能换个出场方式!”

“这是我能选择的吗!”我夹着礼物盒惊魂未定,“快点快点,掩护我出去。”

结果这臭小子看到礼物盒异常兴奋,一把把它送我怀里抽出来,开始撕包装纸和丝带。一边撕一边开心地问我,“这是什么?礼物吗?”

我试图拦住他,“是礼物没错,但是不是应该吹完蜡烛再拆吗!”

千玺摆摆手,“管他呢,我要现在看。”他把盒子展开,拨拉开覆盖着的纱纸,露出我挑选的那双高帮鞋。我怕他不知道介绍给他听,“这可是2020年新款呢,现在这个时间,全世界只有你有哦!”

“哦。”很意外千玺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高兴,撅了撅嘴把盒子盖上。

“怎么啦,不喜欢?”

“喜欢,喜欢。”他把包装纸揉揉丢进垃圾桶,“只是我还在期待更有心意一点的礼物。”

“这难道没有新意吗?”

“是心意不是新意。”他微微弯下腰看着我的眼睛,“我都半年没见你了,还指望着你能亲手做个什么呢,这可是18岁啊。”

少年,看你要求这么猎奇,不如把那个黑扇面送你吧。

不管怎样生日寿星最大,我使出之前那一招,像小狗一样绕着他一圈一圈转,“那你要什么?今天之内,我帮你实现一个愿望吧。”

他被我绕得眼晕,趁我转到他面前时一把抓住我肩膀,“你说的?什么愿望都行?”

“呃......也不能太难!不能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还有...也不能花太多钱......”

我不好意思地掏出钱包,“阿姨给你买了鞋之后就没剩多少钱啦......”

千玺大手一挥,“我怎么可能让女人付钱。”

“谢谢你还把我当个女人看......”

我们两个正说得热火朝天,完全没有意识到还身在男厕所。门口一阵打闹声传来,两个精力充沛的青年冲了进来。为首的一个一边冲一边喊,“老王老王我找着千玺啦他和——”

王源看着我张大了嘴巴,“——一个女的在一起......”

两秒钟后,老王呲着虎牙冲进来了。

我们三个一起张大了嘴。

王源儿颤抖地指着我:“千...千玺,是不是需要你稍微解释一下......”

而我还沉浸在面基大哥与源源的极度兴奋当中不能自拔,久久地失去了语言与反应能力。虽说这两个人从13岁起长什么样我都知道,但当真人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时,你还是没有办法淡定。王源儿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棱角分明,从奶源活脱脱生出一股总攻的气势出来。他做野外游戏综艺MC,天天在外面跑,皮肤有点小麦芽色,大冬天只穿一件紧身T恤,包裹着精瘦而有力的肌肉。

而当我看着老王,心里登时奔涌出无数条弹幕刷屏:卧槽这眉眼,卧槽这下巴线条,卧槽这虎牙,卧槽这唇红齿白......在这无数童星接二连三长残的今天,老王还保持着高水准的颜值表率,这让我感觉十分不好,需要一个人想一会静静。

千玺咳了一声,“同志们,这位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有特异功能的阿姨。”

大小王作恍然大悟状:“搜得死内......”

......呃?

好像隐约能从这种语气中读出了些什么。

“等一下千总,什么叫有特异功能?你把我叫过来,不会是为了把我展示给他们看吧?!”

千玺笑得人畜无害:“是的呀。”

“呀!”我恼羞成怒,“亏我还为你邀请我来参加你18岁生日感动了半天!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想见我叫我来的呢!”

咦等一下这话好像有点歧义?

千玺半年不见个子更高了,他现在要平视我得半蹲才行,“也是为了感谢你啦,托你的福,我考上北大了!”他拿出手机打开相册,我凑近了看,是北大录取通知书的相片。

“阿姨你重点划得不错,我最后好多题都答了满分哦!”他得意洋洋地看着我,挥舞着手机。

“真的?”我高兴地看着他,没有什么比能帮助他实现愿望更令我幸福的了,“其实我也没有帮什么忙,是你做得好!是你很棒!真的太棒了!”我朝他竖起两个拇指,但这种表达喜悦的方式显然不够。下意识地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想扑上去给他一个拥抱。幸亏余光瞥见了王炸两人在旁边促狭坏笑的表情才克制住自己,伸出的手尴尬地收回来,在身体两侧无意义地摆动,“总之......总之你超棒的没错啦!”

千玺应该没有发觉,在我的赞扬声里哼哼唧唧地自恋,“哼哼哼,我确实很不错。”

我跟着他们来到生日聚会的包厢。本来以为会有很多人,甚至有闪光灯有记者,但是实际上里面的人只有十几个,而且很多我不认识。千玺贴心地把灯光调暗,然后带我坐到软软的沙发上。我用酒杯挡着自己痴汉的目光,在人群中轮流欣赏大哥源源刘志宏以及一系列屠夫签约小鲜肉逆天的颜值。
有人推着餐车过来:“您需要吃点什么吗?”

我回以暧昧的微笑,吃什么呀,满足得都要溢出来了。

然而让我的满足感撒一地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宏宏在我的目光中回过头来,弯着眼睛冲我微微一笑。
卧槽他...过来了!

刘志宏小王子同学向我走!过!来!了!

我目光呆滞地看着他举着酒杯走到我旁边,低下头在耳边说:“阿姨你吃蛋糕吗?”

“吃......”

你给什么我都吃......

宏宏笑了,“吃多少?”

我娇羞地比量了一小牙。

千玺不知道从哪里出来,把端着的脸那么大的一块蛋糕重重放在桌子上,“装什么淑女,明明上次在咖啡馆吃空了人家半个甜品柜。”

… ( ꒪ω ꒪) …就不能让我安静待一会吗?就不能让我在宏宏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吗?!

“安静什么呀。”他把我拽起来,“赶紧过来合唱生日歌。”



为了表达我的愤慨,我选择生日歌全程假唱,只对口型不发声音,坚决保住最后一点骨气。千玺坐在礼物中央,像个土皇帝一样欣赏着我们为他引吭高歌,陶醉的表情参考汪峰。他们最近要回归,身材饮食都要管理,蛋糕是没法吃了,于是他象征性地上面的草莓挑着吃掉。

我费了很大劲才忍住没把他脑袋按进蛋糕,明明十分钟前我刚向他表达过,整个蛋糕我最期待的就是那一部分。

王炸两人向他献上礼物。大哥的那个尤其大,引得我特别好奇。结果千玺撕开包装,露出了直径半米的轻松熊脑袋,熊脸还正好冲我,我赶紧别过头去,克制住自己内心撕它的冲动。但是源源的礼物很别致,会出声,在盒子里的时候就发出呜咽呜咽的声音。千玺刚拆开盒子,一个棕色的小东西就跳了出来。

“是小狗!”

王源儿在一旁得意地说,“是嘟嘟二代!可以让它跟楠楠一起玩!”

小狗估计还刚满月,站起来也就两个拳头高,先跑到千玺那蹭了一会,然后挨个蹭,最后到我这里,用温暖的小舌头舔我的掌心,鬈曲的棕毛开心地一抖一抖。

大哥笑成叉烧包,涎着脸期待地问,“那我的呢?”

“你算了吧,养你自己都费劲。”

我不大关心接下来的活动安排,千玺是寿星,也不能任性地让他过来陪我,所以我就坐在窗边,专心抱着小狗玩。真不愧是嘟嘟的后代,撒娇功力简直一流。千玺在觥筹交错里走过来,蹲在椅子边看我逗着小狗。“这么喜欢养一只呗。”

我摸着小狗的毛,“我住宿舍,宿管不让养。”

“阿姨你不是工作了吗。”

“我大四好吗!”小狗在我怀里一直叫,可爱得我都抬不起头来,“我虽然称呼叫阿姨,年龄还是少女啦!”强凹一个S型曲线,“而且身材也是少女。”

千玺点点头,“刚吃了烤乳猪的少女。”

赏了他一个爆栗。“不过说真的,咱俩年龄差越来越小了,你不能再叫我阿姨,叫姐姐吧。”我终于语重心长地把噎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或者直接叫程真也行,阿姨把我喊老了。”

“算了吧阿姨,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我俩陷入短时间的沉默。

“不过,如果你真想显年轻,我有一个方法。”

和小狗对视中。

“叫我一声偶吧。”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声音,慢慢把目光从狗移到千猴,“你说什么?”

“你不是会实现我一个愿望吗?喏就是这个,叫偶吧吧。”

窗外的繁星闪烁和远处大楼璀璨的灯光,让我即使在昏暗的包厢内仍然看得清他的脸。千玺在坏坏地笑,但笑里没来由的有一点认真。我找不出证据证明这种认真,但却出乎意料地确信这不是完全的玩笑。偶吧这个词里隐晦的旖旎和亲呷意味不言而喻,但是他说得冠冕堂皇,反而让质疑的我感到不好意思。“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小狗轻轻咬了我一口,但我几乎没感觉到。

“是认真的啊。”他蹲着,和我的视线刚好齐平。

我思考了一秒钟。

(o゚ロ゚)┌┛Σ(ノ´*ω*`)ノ

“你炸啦!阿姨我比你大!”

千玺委屈地捂着头,“你都答应了说有一个愿望!你想想!就叫那么一声,既显年轻,还不用花钱!我多体恤你啊!”

我又羞又气张口结舌,“你你你...你怎么这么恶趣味!”

“什么叫恶趣味阿姨你想什么呢!”千玺义正严辞地教育我,堂堂正正的模样好像是想歪的我比较奇怪。“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诚信,答应了就得做,阿姨你不要透支信用额度哦。”

话是这么说没错......

他一直看着我,再扭捏下去我的心就太明显了。明明早就说过自己是粉丝,我也接受我是粉丝的事实,怀有喜爱的感情并没有错。但为什么我反而说不出口呢?喜欢他不应该是一件已经习以为常的事吗?

在开始时间旅行之前我舔屏舔了多年,发一条微博能在底下啊啊啊地评论数十条,连老公正面Up 我这种羞耻的转发都有过。按理说能够穿越到他身边,了解他的喜怒哀乐成长历程,我们应该更亲密更放得开才对,可是现在区区一句偶吧我就在纠结,我在纠结什么?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吗?

可是粉丝的本能,抑或是来自更深层的,我尚不能参透的本能,让我没有办法拒绝他的愿望。

我把小狗举起来挡住脸,闭上眼睛小小声地叫一声:“偶......吧!”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应该就知道答案了吧。




评论(36)
热度(165)
  1. 无言你吴 转载了此文字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