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长梦

后来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这个梦是在她写了一篇小说之后做的,这篇小说叫做九回时间旅行。脑洞的产出已久,故事的主角换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在一个少年身上呈现了出来。她本来没想写得很长很夸张,只是希望在另一个牵挂的灵魂奔波困苦的日夜,能够遥望时空寄去一点安慰。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她稍微能写一点文章,于是她就写了,让文字传达祈愿。


那个少年叫易烊千玺。


老阿姨年龄大,已经不敢轻言谈爱,所谓永恒陪伴的誓言,因为珍重反而不肯轻易说出,作为代替的,只有一章章反复修改的故事,在公车上的手机里,宿舍床上的电脑里,每个故事都是她小小的愿望。她希望有个人能与他好好相遇,能穿越时空安抚那些无人知晓的疼痛,不论是不是以这种神奇的方式。


于是创造出了一个人,她叫程真。这个人足够幸运,能够与那个少年有所相遇。第一次他们遇见了,在麦当劳的咖啡店里,程真帮助了没带钥匙的少年,虽然她自己也得到了帮助。第二次他们遇见了,在夏风吹动窗帘的走廊,程真帮助了逃不出私生的少年,虽然以一种自损八百的方式。第三次他们遇见了,在酒精弥漫的昏暗k歌房,程真帮助了垂头丧气的少年,虽然坎坷并没有就此结束。


第四次,第五次……从头到尾,程真的角色其实是以一个帮助者的身份出现的,这也是九回时间旅行的初衷。不论这份帮助是否成功,但躲在文字背后的她希望,在每一个痛苦的孤独时刻,都能有个人这样神奇地出现在他身旁。


听上去很可笑吧,但这是实话。


因为他孤立无援的时候太多了。


世界每天都在在发生很多事,残忍发生的频率,总是远远多于幸福更新的消息。连一个饭圈小透明都有所耳闻的可怕经历,身为当事人的少年没理由一无知晓。小说越幸福,就反衬着现实越艰难。他的处境比想象中的更不容易,而一篇轻飘飘的小说,无论包含再怎么恳切的盼望,面对实际的问题也会毫无作用。


你知道那个她就是我。


最后一篇番外完成了。请原谅活在现实里的我,结束得匆忙,因为在特殊的这两天里,我无可避免地揪心挂肚,暂时无法真心笑着写出一个故事。可是比起欢乐的桥段,我总在反复想一件事,醒着也想,做梦也想。如果我有机会九回时间旅行,我会回到哪里呢?


如果我是程真,我该怎么帮助你呢?


在关于你的那个长梦里,我有很多时候都想去,虽然不是什么愉快的任务。我想回到最开始空降时你被人疯狂指责的时候去,想在所有污秽的语言与荒谬的污蔑中说一句真心的欢迎。我想回到每一个拥挤而疯狂的机场,牢牢挡住把你的脸画上叉的可怖的海报牌。我想回到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心怀不轨的夜里,把充满歹毒的包裹全部拦截与丢弃。我想施展我从不具备的神力,回到每一个我知道的不知道的你的痛苦里,尽我的全力阻挡伤痕的烙印。


我想让这一切变成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那里所有可怕的事物都是虚幻的,醒来拍拍脑袋,你可以说还好这只是噩梦,你睁开眼,你的家人,你的弟弟,你的朋友都在旁边,还有很多饱含真心期待你的人。我希望把一切变成一场长梦,如果感觉到危险,你随时可以醒来。


虽然风雨是修炼成功的必经之路,但我也无可奈何地是个女人,如果可以还是希望你能多遇上点顺利的事,能避开就避开,能躲过就躲过。


可惜我不能。我在遗憾中醒来,发现这些只是我的梦。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没能真正地帮助你,只能写出轻飘飘的文字,聊以安慰我替人心疼的无用的心。


九回时间旅行是个很幸福的故事。我私心让千玺躲过了舞台坍塌,王源找到了盛敏,大哥等到了池影深。其实九回的结局本来有个更虐的版本,就是千玺没能躲过,所以程真清空了游戏记录,以所有过去为代价换来他安稳的平生。


程真到最后都是个帮助者。只是现实已经够悲凉的了,如果故事再以痛苦结束,我下不了这么残忍的决心。


我很想说,谎花虽虐,但里面的千玺还是幸福的,虐的只是女主而已。我虐谁都不会虐你,让谁痛苦都不会让你痛苦。现实我没有办法改变,但在我创造的这个小小的世界里,我希望你幸福。


今天九回完结了,我高兴又写完了一个故事。程真跟你永远在故事里幸福着,替在现实中不能幸福的你幸福着,尽我所能为同样揪心的人带来一点慰籍,千我文最大的功能,可能就是治愈。未来我还想继续写,还想编织一个个更幸福的梦境,给你,给所有希望你幸福的人。


道理大家都懂,但走出来才是人生。关于人生的指点,我不认为自己菲薄的经历足以给你何种建议,你总会比我们知道的更好地做出你的选择。少年,你就当世事是一场长梦,梦里的妖魔鬼怪没有办法真的伤害到你,你可以安全地醒来,然后向着前方义无反顾。


愿你像我的故事结局一样,幸福地活着。



评论(58)
热度(167)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