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船泊机场【下】

#最近开学季lo上人好少,所以更新都会在微博先发一份,小伙伴们来找我玩吧!微博与lo同名唷❤️#



时针指向九点,门口的妹子们排成两路纵队,在路人啧啧称奇的目光中举起应援幅夹道欢迎。我挤在人群之中,看到数以百计的同我一样在等待的妹子,看到数以百计的等待船只停泊的机场。他还没有来,但大炮已经备好,镜头盯准大门,只等他现身,便可以咔咔咔地留下一系列身影。无数用口罩遮面的妹子端起相机,像没有面孔一般端起武器,那架势不像是在迎接喜欢的人,反倒像是等待一场战役,只等目标出现便对准枪口,然后无条件扳动扳机。


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们谁都不能留下他,所以多多少少想留下一些他的痕迹吧。


前头的人群开始骚动,不用口耳相传,我也知道会有谁将激动人心地到来。胖虎先出现,看着微博里天天被轮翻的人实际出现在我面前,我连手机都忘了举起来,心窜到嗓子眼堵住了呼吸。然后是围成一圈的保镖,都低着头紧紧聚在一起,而被团聚在中心牢牢保护起来的人,就是我心心念念的那艘船。


我在机场,终于看见他了。


人群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呼啦啦地一拥而上,像一股巨浪一样把围住他的保镖撞了个跌趄。我被卷进人浪的漩涡里,感觉拥挤的力道让人脚都踩不到地,往日微博上流传的有秩序的夹道应援成了一纸空谈。我低头看不到自己的脚,抬头仿佛身处密密麻麻的相机森林,一双双惨白的手高高举起大炮,在光线强烈的机场大厅几乎遮蔽了灯光,镜头对准了漩涡中心那个安静移动的对象,空气中回荡着毫无控制的尖叫,呐喊,还有千千万万汇聚在一起的咔嚓声。


我终于知道,千万次相机快门一起咔嚓的声音,汇聚起来居然可以这么可怕。


我被人群挤得分不清方向,外面的人想向里挤,里面的人又出不来,我紧攥着手机的胳膊被人群压制得伸不出来,一股不知哪里来的力道,居然把我推向了漩涡的最中心。我感觉前面的人一下子散开了,被挤的手终于腾了出来,在伸直时不小心碰到了谁,我抬起眼睛。


是千玺。


我刚才伸手碰到了千玺。


保镖把我的手一拨,其实在他拨开之前,我就已经触电般收了回来,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对不起。我呆呆地看着那个无数次清晨等待的身影,就出现在离我不到一个拥抱的距离。太近了。近得听得见他耳边的咔嚓声,看得见无数只伸长了的举着相机的手,凑在他脸旁边,几乎要顶到他脸上去。我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嗓子阻塞得叫不出声,我怕我一开口就是嘶吼,我怕我的声音太过凄厉,我怕我吓到你。


你们真的在等他吗?你们是在狠狠搜刮他。


这一场船泊机场的邂逅,多了万万千千蜂拥而至的路人,丧失了全部我所期待的美感,成了一场我刻意安排的偶遇。短短几秒钟,我盯着他的脸,什么话都说不出,什么事都做不了,然后就像潮涨潮落一般,眨眼间被挤出了包围圈。我没法逃脱自己心里的负罪感。拥挤的机场,混乱吵嚷的机场,是因为有我这样的人存在,所以才添了一份杂乱。见到他才知道自己渺小,看到这混乱的人群我才发现自己无能。我的等待有什么意义呢?无论这样刻意地相逢多少次,都不能缩减我们的距离,而我们用混乱表达的没有价值的爱,对他而言只是一种负担。


我不敢回忆那段漫长如一个世纪的几秒钟,千玺睫毛抖动,眼睛想要抬起,却始终低着头。


他就那样低着头,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




哭了也笑了,累了也痛了,就好像不管前一天晚上的泪水再怎么洗彻,第二天太阳还是会升起在三元桥,我还是要上班。只是人不如太阳健忘,不能轻易绕过已隔山岳的昨天。我忘记过去的方式,就是删掉了手机里所有提前10分钟的闹钟,每天早上在闹钟声里闭上眼睛继续跟被子纠缠,虽然内心深处其实早已醒来。


我发了一条好友圈:“机场真是退圈神器。”


西皮在底下回我,“卧槽你不是要脱饭吧?!”


我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回复她,“我不脱饭,只是在变成更好的自己前,不会再去见他。”


在我的爱不再如此无用而充满负担之前,我不会再去机场见你。西皮说得对,我确实是在机场等待一艘船,而这份等待之所以不可能,不在于海淀与朝阳的距离,而在于我和他,我们的世界相隔太远。


他是个如此好的人,对于这样好的人只献上失控的尖叫和不间断的快门,是我作为粉丝的亵渎。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在每一个从地铁口出来的清晨,我不再去路口守候,而是头也不回地走向公车站,我要去上班,我要去做能让我变好的事,我想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为你献上比现在更有意义的爱。


机场想要接纳一艘船,就得赶紧改装自己,变成一艘航空母舰啊。


实习期结束了。我最后一天从地铁口出来,看着三元桥上升起的朝阳,明白这差不多是我短时间之内最后一次看见它了。实习结束后我还有其他事,没有时间再跨越大半个北京来翘首以待。我在地铁口踟躇着,不知究竟该往哪边走。


要直接去上班吗?


可是今天......是最后一次了。


我抬起头,发现在意识到之前,脚步就已经带领我走向了路口。


人的身体往往比语言更加忠实。




我抬头看看天,天很蓝,今天空气不错。


早晨的太阳在三元桥上方照耀着,手机还是显示8:20。


一切仿佛没变过,又好像都变了。


倒计时10分钟,开始。


就让我最后任性一次吧。




清晨的微风轻轻从我脸颊拂过,奔驰的公车从我身旁驶过。我看着车子停下,装满人又走,我本来应该在那辆车上,但现在却在路口看着它,看它排出一串尾气,仿佛嘲笑我等待的无谓。


我看看手机,10分钟的等待限度,只剩下了1分钟。


如果遇见你,我会说什么呢?可能什么都不说,因为任何一个从我口中出现的字词,都可能成为鲁莽的打扰。其实我想这些也没有用,就像我的等待一样没有用,在变成那个足够好的我之前,估计需要很长一段修炼的过程。在这段时间内我都不能见你,起码不能以给你增加负担的方式见你。这样想一想,好像我能实际帮到你的地方不大多,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以负担的形式存在的。哪怕一句言语,一次呼吸,都可能引来疯狂的宿敌,给你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我慢慢转过身去,感觉在这绝大多数人以笑容开始的一天里,我要用眼泪作为开端了。


10,9,8,7……


明明一次都没有真正相遇过,却仿佛离别了千万次。船只在蔚蓝的海岸呜呜鸣笛,而我在孤单的机场遥遥相望,仿佛等待着绝无可能的相遇。陆地会消失吗?如果有一天,我能用自己的努力,把我们之间的那片陆地消去,你会不会停泊在我的身边呢?


5,4,3,2……


想真正遇见你。想让你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是谁,长着一张什么样的面孔,我的笑容勾起多少弧度,我的眼泪在何时为谁落下。想让你像我认识你般认识我,不要再做人群中无比渺小的一个,不要你再像彗星般来了又匆匆扫过。我想真正地在你心里留下痕迹,让你知道有我这座机场,即使无法停靠,但仍然为你开放。


……1。


我低下头,明明在笑着,为什么眼泪滴下来了呢。


我擦了擦眼泪,打算走向车站,突然感觉身后好像有车停下。车门咔哒一声开了,里面传出对话的声音。


“停这儿吧,那人马上就走了。”


即使太阳升起又落下千万次,我还是会认得那个声音。


……0。


定时器响了起来。船与机场,终于相遇了。


只可惜马上就要分离。


千玺拎着包在我背后下了车,他和驾驶座上的人轻轻交谈,那人让他戴好口罩,把帽子拉低一些。我听着这声音,感觉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壮大,在泪水里几乎达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


别回头!


别回头啊……


“那人怎么还不走?不会是粉丝吧?”


他在我身后小心地说。


我在眼泪里笑了一下,你永远不会知道,在这一刻克制住回头的冲动,竟花掉了我一生勇气。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颤抖,紧紧攥着包带,终于迈开了颤抖的步子。


这次换我从你身边擦肩而过。


我听见千玺的声音在我身后轻轻回响。“那人不是粉丝。她站那是在哭,我刚才听见了。”


“一大早哭什么?”


对呀,哭什么呢?


可能是在哭好不容易等到了想等的人,却马上就要离开吧。


我一向只知道相逢不易,原来转身离去,竟需要更多勇气。


我攥着包带,强迫自己向着车站的方向走去。


别回头。



评论(43)
热度(141)
  1. 杏儿姨你吴 转载了此文字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