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泡沫【上】

#想了想还是深夜码论文之际跑来发个小短篇,这是我的最后一个存货...我们420交毕业论文,再不好好写就拿不到文凭了,你们忍心看贫困儿童老吴无助失学么...不过这段时间都可以到微博找我玩哈,睡前故事也在# 

#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我的爱情观,是我非常想表达的东西(/∀\*)也不知道表达明白没有#

#推荐BGM:《泡沫》邓紫棋,适合一个人晚上暗戳戳地看#

 


 


后来我问他,你明知道自己身份敏感,还来这种公共场合干嘛?


他说,我想尽可能地做个普通人。




我在肃杀的严冬给自己报了韩语班。于是从此以后每一个滴水成冰的下午,我都生无可恋地从被窝里爬出来,深深怨念自己作得一手好死。上课第一天我还在冬眠,离上课还剩1分钟时才从后门冲进教室,一屁股坐在仅剩的一个空座上。


全班倒吸了一口冷气。


旁边男生放下书,指着我的轻松熊纸巾:“同学你这个是在哪里买的?”


“xx超市。”


“哦。”他顿了顿,“我也想去买。”


那是我们第一次遇见,我还不知道一个课外班的同桌居然来头这么大。我们的韩语老师是个漂亮的短头发韩国姐姐,温和的微笑下潜藏着热爱听写的腹黑的心。每天上课第一件事是把前一天的单词听写一遍,当堂批卷子。她批卷子的时候,身后电脑自动进入屏保程序,在屏幕上投影了一片彩色的泡沫。我每次都盯着那片漂浮的泡沫瞧很久,摊开只写出一半的卷子等着她批。


老师脾气很好,每次都一个一个地帮我把没填上的空补全,然后在卷子上方画上一个笑脸。我刚开始还不太搞得懂这个笑脸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我答得好。我往同桌男生那里凑了凑,“同学你卷子借我看看呗。”


男生看我一眼,把卷子递给我。


我扫了一眼,发现他卷子上也有个笑脸。


心里略失望。


不过看他的答卷,比我答得好多了。20个字词全对,到处都找不到我卷子上那种红彤彤的修改痕迹,可见这笑脸应该是种鼓励的意味,不论优劣人手一个。我看了看他的名字,易烊千玺。“同学你名字起得不错。”我对同桌男生说。


后座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




第三天课后我们约了咖啡。那时我经过同学们的科普,已经知道他究竟是多么大名鼎鼎的人物了。所以当他斜倚在走廊扶手上,用好看的眼睛问我要不要去喝杯咖啡时,我还稍微有一点受宠若惊。我把包背到肩上,好奇地问他,“你不怕被拍,或者被人看见?”


“那又怎么样。”他低下头,声音平淡得听不出心情,“我只是想尽可能做个普通人。”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我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只是易烊千玺最终还是戴上了口罩,然后在咖啡厅里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让昏暗的灯光与丛丛造景树把自己挡了个严严实实。我悄悄嘱咐店员不要声张,然后端着托盘从吧台回来,把他的那杯推到他面前,“那,你的拿铁。”


他看了一眼我的,“你的难道不是?”


“我是摩卡。”


“你之前不是喝拿铁吗?”


我惊讶地看他,过了一会儿才想起了自己前几节课放在桌上的外带咖啡。“腻了,改摩卡。”


“这才几天啊。”他呷了一口。


“没几天。”我加了三块糖,“我本来就花心啊。”


我们聊了很多,出乎意料地有很多东西可聊。易烊千玺这个人跟一般的艺人好像还不太一样。他不健谈,不会做出符合镜头的反应。他话不多,但每一句都很有意思,经常说起自己的经历,有些我只能模糊勾勒出景象,却不知道如何措辞的描述,他往往能够快速地理解,然后精准地用一个词给出概括。和这样的人聊天,有点逼频一致的舒服。我问他,“你怎么注意到我的?”


易烊千玺扯扯嘴角,“你上课老在底下刷朋友圈,一发一个表情包。”


我斜了他一眼,“你偷看我手机?”


他无奈地看着我,“你的表情包里有我的照片好吗!我能看不见吗!”说着就模仿着表情包瞪大眼睛撑开鼻孔,“就这样!底下写着!你484傻!”


我笑得前仰后合,“那是我从微博上扒下来的啦!”




我们两个都有点外冷内热。于是在这个城市寒冷的冬天里时不时约一杯咖啡,让甜蜜的液体流过肠胃温暖身心。他倒是坚贞不渝地钟爱着拿铁,而我则几乎一天换一个样,立志把楼下咖啡馆的饮料一个不落地喝光,唯一固守着的是不管什么饮料都加双倍的糖。易烊千玺有一次撞见我买咖啡,表情复杂地看着我连丢三块方糖进去,斟酌了一下开口,“你不是花心吗?怎么还总喝那么甜?”


我拿搅拌棒搅了搅,“我虽然对咖啡花心,但一直很爱甜啊。”


他耸耸肩,跟我一起走进教室。韩语课程进行到一半,我们越过了认字的困难,现在已经开始试着连句地说了。老师发了讲义下来,是有待同桌之间讨论的空格对话,“请说说你在即将到来的圣诞节里,想做什么?想要什么礼物?”


我拿着讲义转向他,“说吧,你想要什么?”


他伸手撸了撸额前的刘海,露出饱满英挺的额头,他思考的时候经常会这么做。“用韩文说?”


“否则还用什么?”


他开始磕磕巴巴地说了起来,我怀着坏坏的笑看着他。虽然他在读写方面的水平全班第一,但要论听说,还是在韩娱中浸淫多年的我比较流利。我俩互相用韩文说完,见同学们还在乌拉乌拉地说鬼语,就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开始用中文四处闲扯。


“圣诞节你到底想干嘛?”他问我。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那是韩语的。”他躲闪着目光摸了摸头,“你讲太快,说实在话……我没太听懂。”


我不禁哈哈大笑,难得看见一向骄傲的易烊千玺向我低头,“我是说,圣诞节我想一个人去旅行,在陌生国度的街头听着音乐散步。”


“真是冷清的爱好。”他点点头,“那礼物呢?”


“嗯,那就机票好了。”


圣诞节那天我订了一个人去韩国的机票,没想到在机舱遇见他。“你怎么来了?有活动?”


“我觉得你的提议不错。”他得意地冲我扬了扬机票,“在陌生国度的街头听着音乐散步,我也想这样过个圣诞节。”


 


评论(4)
热度(115)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