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泡沫【下】



于是原本订好了的首尔一人行变成了两人搭伙。我俩从海鲜汤店里出来,身边是夜色里的首尔,不比北京,谁都看不见我们。难得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卸下了重担,易烊千玺看起来轻松而得意。我们像许愿时那样,听着音乐一路走向南山塔,打算在高处看一看夜色里的万家灯火。他说他喜欢那种景色,自己身处暗处,凝望着遥远的明亮,有种又安全又没有走远的感觉。我们一路聊着天,夜色与异国给了我们庇护,再也不必担心被人听见,或者被谁看到。


我们聊到童年,聊到回忆,聊到爱。


“你觉得爱是什么?”易烊千玺歪着头认真地问我。


“你说我?”我看着他耸着肩膀向我凑过来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你这话含义不明啊。”


“我说真的。”


“都说了我花心啦。”


“不会吧?对咖啡那样,对人也那样?”


“那不都一样吗,我可能比较……喜新厌旧吧。”我想了想,不知该用什么词形容一下比较合适,“我可能没有办法长时间地爱一个人,或者对谁长期保持兴趣,所以很容易结束。”


他用好看的眼睛望着我,在夜色里如远方的长星一般闪烁而清晰。“为什么这么短暂?你难道不觉得爱是永恒的吗?”


“爱的瞬间是永恒的。”我想了想,“但是在那瞬间之后,很快就会趋于平淡与乏味,然后不得不结束,不论之前爱得多深切。”我看着他有点困惑的眼睛笑了笑,“所以与其说我花心,倒不如说现实吧。认清了爱本瞬间的本质。”


可能是对视,可能是拥抱,可能是某天你从他眼里看见的自己,有那么一个瞬间,爱达到顶峰,成为亘古长存的永恒。但是宛如热闹狂欢后的离别更显寂寥,深切的爱过后的结束是痛苦的,我很怕痛,很怕结束,很怕这种深情过后的凄凉结局。


因为害怕结局,所以本能地畏惧着开始。


易烊千玺没有点头,我想他应该不同意我的想法。一个自始至终钟爱着同一种饮料的人,在真正的爱面前也会很长久,即使活在无可奈何的现实中。我们两个一起在夜色里慢吞吞地走,远处南山上灯光闪烁,那光芒一动一动的,让我无端想起韩语课上屏保里漂浮的泡沫。我指着那些光点给他看,“你看,像不像泡沫。”


我们在路边静静驻足。他的眼里看到泡沫,我的眼里看到爱情。


短暂的,美丽后如花火般破碎的爱情。


“哎,你有没有想过。”易烊千玺突然偏头跟我说。


“什么?”


“你虽然花心,对甜却很专一。”




从韩国回来后我们又开始上课了。我依然卡着点到,然后惊讶地发现以往我坐的那个易烊千玺旁边的位子,被一个吹胡子瞪眼的妹子把守着。


教室本就没有固定座位,一向先来后到,我说那个位子是我的本身就不占理。再说那姑娘腮帮子鼓得像含了俩桃儿,眼睛瞪得像乌眼鸡,一看就是攒足了很长时间的勇气,昨晚脑补了一晚上的词儿,时刻准备着一场说走就走的撕逼。对于这种不顾一切的破落户儿,但凡说一句话她都已经想好了一车的话等着你,还何必上杆子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更何况我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坐在他旁边的理由。


我换到教室的另一头去。易烊千玺从楼下买咖啡回来,看着书包旁边的姑娘皱了皱眉头。他绕过大半个教室把一杯拿铁放到我桌子上,轻声问我,“你怎么不坐过去?跟她说一声。”


我耸耸肩,“算啦,人家想了好几个月才鼓起勇气霸道一次,我拦着人家干嘛。”


他像是突然含了一股气,两只手撑着桌子,深邃的黑眼睛冷冷地看着我,“那你想过我怎么想吗。”


我装作看不懂他目光里的含义。


“你要是不想和她坐,可以自己跟她说啊。”


“你真是冷啊。”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向自己的位子走去。




虽然之后易烊千玺都会帮我在他旁边占个座,但我们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地讲过话。连讲义上要求同桌完成的情景对话,也是一人盯着一个手机词典地完成的。我在批卷子的间隙里继续盯着那片泡沫看,感觉整个世界好像都充满了漂浮的泡泡,把不同的人圈进同一片天地里。


屏保里的泡沫永不灭,那现实里的呢?


就像人世间所有的相逢一样,韩语课也迎来了它的结局。我们在最后一节课结束后进入了合影时间,主要的合影对象是老师姐姐和易烊千玺,然后大家排列组合般地一个个单独合照,仿佛离别激发出了平时根本不存在的深切情感。


我跟老师合了个照,然后跟几个要跟我照的妹子自拍了一下,就拎起包走下了楼梯。


教学楼地下的停车场是个捷径,穿过它可以直接到我等车的公车站。我一个人在昏暗的停车场里走过,听见感应灯顺着鞋跟轻击地面而啪地亮起。不知哪里的水管漏了水在滴答,然后身后传来匆匆脚步,还有因奔跑而产生的急促的呼吸声。


我回过头,是易烊千玺。


我们在昏暗的停车场,遥遥对视着。


他走到他的车旁边,一抬手按开了车门,黑眼睛深深地望着我,“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很长时间没主动开口跟我说话了,没想到一开口竟然是这句。


“一起去哪里呢?”


“去……”他一时语塞,然后涩涩开口,“去……很多地方,就像普通人一样。”


我低下头,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他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丝怒气,车门都没关走到我面前,克制着低下头认真问我,“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慢慢抬起头,整理了很久,最终还是望进了他的眼睛。


“你难道没在害怕吗?”




“我好像还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这么爱甜。”


他看着我。


“是之前的七年,有个人给我养成的习惯。”


我笑了笑,“太深切地爱过,就是这点不好。回忆太好,结局太差,留下的痕迹太深,磨灭了勇气……产生了畏惧。”


我看着他的黑眼睛。“我说过我花心吧?也说过我现实。你问我害怕什么,我觉得我可能,就是害怕结局吧。”


因为害怕结局,所以不敢认真。


我谁都没有告诉,我和易烊千玺最好的那个瞬间已经过去。那是南山塔下的那个夜晚,我指着远方的灯火说像泡沫,他看着我的眼睛,黑发在夜风里轻舞。


在那一瞬间,我听见爱情疯狂滋长的声音。


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虽然从拿铁变成摩卡,然后一刻不停地换来换去,以免对哪一种味道太过沦陷,我却不可避免地总是放很多糖,更加不可避免的是,那杯咖啡旁边总是有个你。原来时间早已在一杯杯咖啡间悄悄累积,那些藉由异国的语言传达的欢笑与思考,早已打开了一扇叫做开始的大门。


我爱甜成了不争的事实。不管换了多少种饮料,我都没有喝过苦苦的黑咖。就像我今天爱你的眉眼,明天爱你的嘴唇,后天爱你的舞姿,还有执笔的挥斥方遒,但大前提都是爱上你,不是别人。我本是对人花心,但现在开始对你花心。我在你身上的众多部分里无限周旋,今天迷恋这个明天迷恋那个,自以为没有沦陷,没想到无论跑到哪里爱的都是你,就像爱上甜甜的糖爱上甜蜜的味道,爱上你留给我的那些温暖和幸福。


只是无论加多少糖,咖啡的余味依然苦涩。那种得到一切又全然失去的痛感,宛如久久期待的泡沫轰然破灭,我没有勇气经历第二次。


“所以趁着真正彻骨的疼痛尚未来到,我选择先结束。”


我看着他染上一丝绝望的眼睛,轻轻帮他戴上口罩,然后转身向出口走去。


他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微微地带一点颤抖,“那你怎么能确定我也— —”


“怎么能确定?”


我回头看了看他,感觉自己在眼泪流下之前,还能残存一点笑容。


“从那天在咖啡厅里你还戴着口罩,只有举起杯子时才敢悄悄拉下来的时候……我就能确定了。”


你说你想做个普通人,但其实你做不到啊。


光亮,外界,人们的眼睛,这是你的现实。你相信爱是永恒,想走出现实寻找理想的感情做慰籍。可对于永恒,我早已不敢信。


我们各有畏惧。


我最后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步跨出了昏暗的停车场。外面阳光好到刺眼,太阳在眩目天空中君临天下,它的光线耀目而刺眼,在午后的空气里晕染出一个又一个光圈,仿佛人世间那短暂而渺小的爱,在光芒的照耀下终于现出了原形。我侧耳倾听,脑中混沌又澄明,滚烫的阳光里好像传来微弱的泡沫破碎的声音,在日渐混沌的头脑里越来越清晰。


我知道我还期待另一种声音,我知道这声音不会来。


他没有追上来。




——《泡沫》全文完——


评论(54)
热度(132)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