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阴阳电话 Chapter 06

#我真的好勤劳#



06 空谈


我拒绝了剩下所有的客户,只为了毛月的电话全力准备。


忙起来的时候,我自然会淡忘原因。也许是黑风衣那晚的泪太过澄澈,我已经见不得一个熟悉的人把心拆开给我,我却没法缝合起来的失落。至于这熟悉的程度到了何处,却又是一个我不想思考的问题。陈园,吴果,林补玉,来打电话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很难过,但我就看着他们那样难过,并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妥。是什么改变了黑风衣在我心里的位置呢?仅仅是几个夜晚的陪伴,或是一个令人揪心的故事吗?这又代表了什么呢?


打完电话的话,应该就好了吧。


毛月的事比我想象的麻烦。这种客死他乡的人,原则上来讲灵魂遗落在尸体的葬身之处。毛月生前的最后一个动作,是飞越了大西洋,大西洋大了去了,尸体打捞现在还在进行中,想要确定具体的方位难上加难,更何况远隔山岳,不管黑风衣再怎么深情呼唤,也未必能让她听见。我让黑风衣去找一件毛月平时常带在身边的物件,这东西平常沾了人肉体的香气和温度,能够帮助死者回忆起她曾经熟悉的味道。黑风衣答应了,过了两天,带着一条围巾回来。


“这是我以前给她买的围巾......她以前经常带在身边。”


那是条灰色的围巾,羊毛软软的十分暖和。哪怕是七月末的晚上,脖子上围着这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这属于死人的东西,平常我们总觉得不吉利,连碰都害怕碰,更别提围上了。可是黑风衣十分干脆,一个字都没说,把双手捧着的围巾包裹到了脖子上。


眉眼紧闭,嘴唇深深陷进羊绒里,仿佛寻找逝去的挚爱味道。


我这才想起他整个夏天都穿着黑色的风衣,好像活在寒冬里一样。可能因为爱着,所以没什么可怕的。


黑风衣相信毛月不会伤害自己,对吗?


“八字拿给我。”


他沉默着递给我信封,半晌开口。“你没事吧?”


“……没事。”


“听声音好哑。感冒了?”


“应该没吧……就睡的少了点,因为要查资料。”


“……谢谢。”


我抬起头看看他,笑道,“谢什么?”


黑风衣抿抿嘴,冲我绽放微微的一个笑容,“当然是谢你愿意帮我打电话啊。我以为你不愿意,毕竟刚开始……我还挺奇怪的。”


我也笑了。我们一起想到最开始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我高冷地拒绝了他,然后他在大街上撒泼的样子。


“我当时以为再也不用见你了,所以说话也没客气。”


“是我犯浑,在路口大吼大叫。因为一听你说不行,我就一着急,气也上来了。”


“可后来陈园那一次你也冲我吼了呀。”


“那时我以为你根本没关心他们的死活嘛。”


“我有那么见死不救?有些事没办法帮忙罢了。”


“那幸好你这次愿意帮忙啦,我的电话……”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大概是想起了毛月吧。


“我正在算。”


“嗯。”


好快啊,今天好像就是最后一次了。


我在写字的间隙抬眼看黑风衣,他正仰头瞧着月亮,没注意我的目光。今天晚上月色很好,仿佛一切都会拨开迷雾见月光,一点不像我们第一次见的那个朦朦胧胧的夜,月亮被乌云笼罩的样子。我为什么总想起从前呢?明明过去还不到一个月,却总觉得仿佛认识了他很长时间。如果毛月没有死,如果毛月没出现,那黑风衣会不会还是个简单而快乐的人,换另外一个人给他救赎,然后开开心心地继续做他的万人偶像?他不必失眠,不必被神经和思念折磨,不必趁每一个月夜偷跑出来,只为了找我这阴阳两界都不肯收的电话亭。谁愿意跨越生死打破界限呢?谁有勇气与亡灵对话呢?打一个电话看似简单,但其间需要的勇敢,也许是在太阳下安稳生活的人所体会不到的。认识到人世间有灵魂,并对这个灵魂有着噬骨难忘的遗憾,这种感觉绝不会轻松,而是如烈火灼心,不问出来,就永生永世饱受煎熬。


我是在日出时睡去,在月升时醒来的人,我虽是活人,却和死者打交道。我究竟归属阳间还是阴间,似乎并没有答案。如果不是看守阴阳电话,我也会跟寻常的姑娘一样,有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作息,有着普通而平淡的人生。如果那样的话,我跟黑风衣,会不会以一个全新的方式认识呢?开心的他和不用负担秘密的我,是不是可以有个,更长的故事呢?


幸好今天,就是最后一天。


幸好今夜就是最后一夜。黑风衣打完电话了了心结,就再也不会出现。而我所有的想法,也都只会想到这个,不需要哪怕多一厘米的蔓延。


“写好了么?”


“嗯。”我把写好数字的纸递给他。“你应该很熟悉了,看了那么多……毛月的灵魂比较远,找不到回来的路。你把围巾围上,拨号的时候尽量像平常一样唤她的名字,让她循着声音跟气味。”


他一言不发地接过,咬着嘴唇不说话。


我摆摆手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加、加油啦,最后一次了,你不是一直想问她吗?”


“嗯。”


“那就问呗。我只能做到这了,剩下的看你自己。”


“嗯。”他顿了顿,声音干哑得几乎听不清。“谢谢你,吴老板。”


“先别说这个,你快去。”我一把把他推开,“原则上我是不能碰你的!这样会沾上我的气味增加她认出你的难度......快去!我点香了!”


暗红的电话亭门吱呀一声,黑风衣走了进去。七月末的午夜十字路口,裹着风衣围巾打一部旧电话,这要是过来一个人民群众,应该吓得不轻。


黑风衣的手指微微颤抖,却有力地按下了一个个数字。他的嘴唇轻轻嚅动,在默念着一个熟悉的名字。


毛月,毛月,毛月。


一切分离的开始,一切结果的原因。


毛月,你出来吧。


然后一切就结束了。


我在电话亭远远的摊位上,紧张得不能坐下,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事。黑风衣看不到的世界,我用另一种眼睛在寻觅,是否有一个幽魂似有若无的身影。


但只有月下空空的电话,在黑风衣对面无人接听。


是因为距离太远吗?是因为感知不到吗?


香已经燃了大半了。


电话亭里的黑风衣嘴唇嚅动的频率加快,低哑的声音飘散在风里被我听清。


“毛月,毛月,毛月……”


她的围巾缠绕在他脖颈上,仿佛她不来就无法解开的往事。


她在哪呢?在大西洋深深海底冰冷的水面下吗?在向这里飘来的路上吗?我突然感觉周身冰冷,像淋头被浇了一桶冰水一样,不禁回过头去——


“啊!”


冷青色模糊的面容在我转头时突然出现,毛月的鬼魂就站在我身后!


“呀!你!”我简直吓出心脏病,“你还在这站着干什么呢!香快燃完了!再不过去你就来不及了!你快点去啊!”


她的长相并不太吓人,保留了生前的原貌,长长的眼睛柔和的嘴唇,还有线条优美的鼻梁。这鼻梁应该属于一个正直善良的女孩,用温柔的支持成为黑风衣心中唯一干净的角落。我克制住自己打量她的目光,毛月的鬼魂转过头来,眼睛深深望向我的。


她居然摇了摇头。


“喂!你知不知道黑风衣他为了见你跟我求了多少情?你知道他为了这一分钟付出多少代价吗?”我咬牙切齿地小声对她说,跟鬼魂吵架,还真是我职业生涯里的第一次。“你当初为什么走,为什么突然对他的态度变化得那么厉害,不打算跟他解释一下吗?你打算让他死不瞑目?”


“……你会知道的。”


她抛下这样一句话,然后轻轻飘到了电话亭对面,月亮照不到的地方。


香只剩短短的一截了。电话亭里看不见毛月的黑风衣,呼唤的声音越来越嘶哑迫切。


毛月垂下头,眼角流出透明的泪,在夜色里一闪而过。


“你快接啊!快接啊!没时间了!”


暗红的电话就摆在她面前,阴影中的鬼魂垂首而立,对面一墙之隔,是什么也看不见的黑风衣带着哭腔的声音。


“毛月!你接电话!毛月!你有没有听到我……你快过来......”


“我真的很想问你……真的很想问你……”


“你有没有……有没有爱过我……”


坛中香冒出最后一点火星,然后随着一阵青烟,静悄悄熄灭了。


电话亭里面的黑风衣脱力地顺墙瘫倒,留下没有应答的电话,乓地一声砸到地上。


关于毛月的招魂,我事先想过无数种可能性。我想过招魂的艰难,距离的遥远,呼唤的微弱,想过围巾上的气味不好辨认,想过黑风衣会崩溃,会坚持不下去,甚至想过可能召唤出来的可怕后果,并且暗自做了准备。


只有一点我没想到。




毛月根本没接电话。



评论(30)
热度(116)
  1. 盛大别离 来自转载你吴 转载了此文字
    来自转载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