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关于《阴阳电话》




很长时间以前我有一个很爱的人,在我比现在还要年轻的时候。年少的爱总是幼稚而不计结果,我什么都不想,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与这个人呆在一起的时光,直到离别大限将至,才突然回过神来。


如今已经四年了。


我前一段时间加了那个人微信,那个人过得很好。有限的几张照片晒满了幸福,当我试图想找出一张有这人面容的照片时,直翻到2013年的朋友圈也没找到。我默默地看着照片,想象着充满阳光与幸福的一张笑脸。从此以后我能对这个人的生活所施加的最大影响,也无非是在朋友圈点一个赞而已。这说明我的角色从参与者变成了旁观者,而赞意味着同意,意味着你觉得这样很好,也就是不再改变,亦或是你哪怕有不同的意见,也再也没有渠道让这个人听到。


我开始觉得人与人之间是没有结局的。


《阴阳电话》是个稀里糊涂的主意。本想写个灵异的,吓得人晚上睡不着觉,没想到写着写着投入了真感情,稍不留神就把自己泄露了。我编纂了很多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的故事,私心用了自己的名字做女主的名字,塑造了一个午夜街头的吴老板,板着的脸下面藏着一颗隐秘而柔软的心。


《阴阳电话》里有很多碎片化的故事:陈圆的婴儿寻找母亲,吴果的丈夫为她杀人,林补玉和小荷约定来世,乃至于黑风衣寻找毛月。看守阴阳电话这么多年,吴老板遇到的人总是试图索求一个结局。想要跟自己心心念念牵挂的人真正迎来故事的尾声,知道他们最终的结果什么样,无论是花好月圆还是阴阳两隔,哪怕故事的尾声凄凉零落,也始终竭尽全力地寻求着。只是有些故事是没有结局的。


黑风衣来不及了解毛月,毛月来不及发现黑风衣懂她的一面,便承受了阴阳两隔的诀别;而黑风衣来不及了解吴老板的心,就要生人做死别。


吴老板跟黑风衣在尾声的时候,其实都知道这是彼此间最后一次见面。两个都用假名的人,一个怀念着死去的爱人,一个爱上了丧偶的顾客。他们三个的故事,不过是一个人爱一个人,这个人又爱另一个。吴老板知道黑风衣从未真正忘却过毛月,所以就算告诉了他,也没有什么意义。她是个无比骄傲,也不愿意低下头来的人。如果说夜晚敛藏起锋芒的黑风衣,能接受一个面冷内热的吴老板,那当他们回到现实世界,要做回别人眼中的自己时,就没有那么自由了。


毛月是表象的我,吴老板是里象的我,如果你要问什么原因让他们分离,那大概就是因为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做这样的选择。因为阴阳电话是写我自己的小说。


人世间充满了无解的问题,难了的苦涩,不是你想知道什么就有人给你答案,也不是想要知道结局就会迎来一个结果。生活不是课本,不是每一个问题都有答案的。吴老板与毛月和黑风衣的故事,不过是一个人爱一个人,而这个人又爱另一个人,如此而已。但其间的理由,秘密,与过往,除了俯瞰苍生的神,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不过如此而已。如此苍白而无力,这就是人生。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虽然没有结局,但各自都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最后,有一点额外的话先要说。最开始的时候,《阴阳电话》打的tag是千我,但我私心认为,希望这个故事与三次元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关系。黑风衣的原型确实有出处,但不意味着就是大家想象的那个人,我更希望他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不过是在这样的思维环境下,让大家有了现实世界里的影射。从头到尾,“黑风衣”都只叫“黑风衣”,他是夜晚的那片灵魂,与白天的任何人并没有关系。


谢谢大家,我们江湖再见👋~


吴可言


2015.9.11


于北京



评论(18)
热度(89)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