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眼泪知道

#万字慎戳#

#二刷小王子有感,又开始写了,谢谢曾经等待过的你们❤️#






狐狸第一次遇见小王子时,是在一个秋天微风吹拂过的午后。它倚的那棵苹果树叶子已经泛黄了,随着清风散落在地面。苹果的香气已经是遥远的夏天记忆,纵使天高云淡,狐狸仍然瑟缩着身体,想要把自己隐藏在苹果树敦实的躯干后。


“你可以跟我玩吗?我很难过。”


一个陌生的孩子站在苹果树前,风轻轻吹起他围巾的下摆,是个少年。


“我不能跟你玩。”


“为什么?”


“因为我还没有被驯养。”


陌生的孩子愣愣地站在树前,脸上带着因为难过所以不愿意接受的拒绝。真是个没有被拒绝过的孩子啊,狐狸心想,长着一张没有被欺负过的脸。


“什么是......驯养?”


“驯养就是建立某种联系。”狐狸脚踏着落叶,现在它稍微有胆子把自己露出来一部分了。“如果没有驯养,那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男孩,就像世界上千千万万个小男孩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你既不会觉得需要我,我也不会觉得需要你。”


“那驯养之后呢?”


“如果你驯养了我……”


狐狸躲在苹果树后犹豫又期待地说。


管彤赶紧把书合上,她突然不敢接着看下去。




那本《小王子》就读到了这儿,从此再也没有翻开过。彼时管彤正忙着宅在家一觉睡到下午,然后起来做点吃的埋头看剧,也没有时间再去读接下来的部分。中考的铁蹄刚刚过去,漫长的一整个夏天要抓紧时间浪费。手机关机了,看累了动漫,就出门散步。校园旁的旧校舍还没拆,长满了生机盎然的向日葵,金黄的花盘向着太阳,是一片都市丛林里难得一见的花海。她家就在花海对面。


“哎,易烊千玺回湖南了,知道吗?”


“呃,知道啊。”


QQ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突然因为一个名字紧张了起来。


“好遗憾哪。能跟个有名的小明星同一个学校,我还觉得挺千载难逢的。”


“哈哈,是吗。”


“结果不但毕业了没法见面,丫居然连高中都不在北京上,你说气不气人?短暂的一生好不容易有点谈资,也这么戛然而止了。”


“唔,反正你们又不熟,再说还有QQ群嘛。”


“算了吧,你敢跟他私聊吗?”


“不敢。”管彤咬着苹果在对话框里打了一行字。“只是可惜了咱们年级那么多明恋暗恋他的姑娘,这下分分钟异地恋的节奏,高中得多不适应啊。”


“多管闲事。那你呢?”方敏在对话框的那头问,“你就对他没个什么想法,没产生点遗憾什么的?”


“没有。”管彤大剌剌地回答,“我不会任由我自己陷入这种难堪的情况的,人要有自控能力。”对话框上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应该是方敏翻了个白眼开始大力吐槽,她突然鬼使神差。“没有驯养我的人做不到这一点,他跟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如果你驯养了我,那么你的脚步声就和别人的不一样。别人的脚步只会让我匆忙躲回苹果树洞里,而你的脚步却像音乐一样,能将我从洞中唤出来。”


叫小王子的少年抱膝坐在它对面,听着火红尾巴的狐狸在风里轻轻讲。


”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无是处,这是很令人遗憾的。但是你有一头金色的头发,如果你驯养了我,麦田的颜色会让我想起你的发色,这一切将会是多么美妙!麦田的颜色让我想起你,而我也会爱上风吹拂麦田的声音,蔚蓝的天空会让我想起你的眼睛。”


小王子似懂非懂,也许他并不能看出,驯养这只狐狸的必要性在哪里。毕竟他们只是偶然相遇的,不是什么注定的彼此。难道他遇见一只青蛙,一只蚂蚱,也要去驯养他们吗?


“没事,你不一定要驯养我。”狐狸柔声安慰着,尽管它的心里盛满了它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失落。“我也不会轻易接受驯养——这是件危险的事,如果你想留下羁绊,就要付出眼泪的代价。”




直到开学的时候,管彤仍然没能从那个闲散的夏天中恢复过来。又开始在天蒙蒙亮时走进学校,书桌的两侧堆着厚厚的新教材,她鼻翼里却是阳光下向日葵的味道。经过一场毕业的浩劫,熟悉的朋友没有一个还在身边,就连方敏也在另一个学区上学,偶尔在走廊里遇见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庞,却没能熟稔到开口。秋风渐渐起了,操场两旁的梧桐树下站着个人,仿佛树后躲着一只小狐狸。


管彤在上课时从窗口向外张望,语文老师敲着黑板点名,“哎,窗口那个女生,看什么呢?我讲到哪一段了?”


教室里一阵哄笑。


她面色惭了惭,随即用课本遮住脸,眼睛却小心翼翼地向窗外瞟去。


他不是在湖南吗?


好像这脸庞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微博上闹的天翻地覆,早有痴心的粉丝替他在那里打点好一切,只偶尔有消息传来。轰轰烈烈一场迁都运动,结果怎么又回来了?风吹动窗帘,她从二楼向下望着。那人身边还带着个胖墩墩的保镖,旁边老师带领着,正从梧桐树下穿过。他人还是瘦瘦的,戴一顶鸭舌帽,帽檐压住刘海刘海压住眼睛,黑色的T恤走路灌风,跟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那人在梧桐树下抬起头来,鸭舌帽下的眼睛看向二楼,正好与她的撞在一起。


 是认识过的眼睛。


扯起一个尴尬的笑。


易烊千玺在楼下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点了个头,复又低下头去。


真是阴魂不散啊,管彤心想。




“没事,他不一定要驯养我。”狐狸在苹果树下,第一千零一次地安慰着,“我不会轻易接受驯养,毕竟这是件危险的事,如果想要留下羁绊,就要付出眼泪的代价,这代价太大了,我还是做只普通的狐狸好。”


易烊千玺来学校借读的消息传的飞快,跟初秋的风一样瞬间渗透进校园各个角落。老师们召开了班会,号召大家对这个身份特殊的同学,采取低调并保护的态度。管彤本来担心易烊千玺会好死不死地分到他们班,不过事实证明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班级是走读制度,大明星只捡最好的课上,而这些课都跟她没什么关系。


于是偶尔他们只能在走廊里遇见,经常她在走廊里匆匆赶下一节课,或是急着跑到小卖部买瓶水喝,冷不防就会遇见易烊千玺。他身后跟着个胖胖的保镖,还有一堆低声尖叫的姑娘,想不发现都难。她犹豫自己应不应该打招呼。好在易烊千玺替她解决了这个问题。


“嗨。”


易烊千玺看着她轻轻点了个头。


管彤慌乱了手脚随即也低了低头。


管彤在QQ里跟方敏描述,方敏不屑,“是你太纠结于以前了吧?”


“有吗?”


“但凡跟以前不一样,就会顿失安全感。”


“唔。”


“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啊,他也是人嘛。”方敏安慰说。这货自打去了新学校,学期没过一半就有五个男生追,居然还有时间坐下来跟管彤聊天,管彤觉得非常神奇。“不过你运气也够好的,初中三年同校也就算了,高中居然也在一块,还是从湖南恰好转去你们学校的。哎我说管彤你最近别来同学聚会了啊,班里女生恨你恨得牙痒痒,都在我这抱怨呢。”


“是吗,哈哈,我压力好大。”管彤一边敲字,一边随便划拉两笔作业。“比起易烊千玺,我还是觉得物理难些。”




“管彤,啊?语文英语都不错,你看看你,就那个数学物理一塌糊涂。物理已经成了你老大难了知不知道?”老师在空教室里轻声训斥着,管彤有一搭没一搭地听。


突然老师背后的门开了,窜出了一个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的眼睛在看到她跟老师时稍微瞪大,却机灵地掩上门退了出去,让她登时囧地想钻进地缝。老师就不会去走廊里说吗?管彤心里怨毒地想。老师也说累了,收了嘴,先一步离开教室,她一脸沮丧地跟在后面。没想到易烊千玺还在,推开门差点撞到她身上。


“不好意思......管彤?”


她瞪大了眼,惊讶自己的名字居然被知道。”呃......嗯。”


易烊千玺点点头,“上课去?”


“嗯…对。你、你呢?”


他伸出手指了指,“我来上自习。”


哦对,这里应该是他的自习教室。管彤顿了一下,“哇,好棒啊,自己一间教室。”


易烊千玺稍微苦笑了一下,“哪有,一个人自习也挺没意思的。”他把练习册放到桌子上,“你要是需要也可以来,平常这里没人。”


管彤的脸迅速红了起来,她的心突然砰砰跳了起来,方敏的话模模糊糊在耳边。


“也许吧…我是说,好啊,但我们班自己也有教室,不知道老师让不让......”


她越说声音越小,最后隐没在窗外梧桐树的沙沙声里。秋天的阳光洒在叶片上,在风里宛若碎金一样。易烊千玺捡了个椅子坐下了,回头看着她。她想了想,镇定地笑了笑,“那我先回去了,再见。”


“嗯。再见。”




“哎,你有没有想过,既然高中都同校了,索性多了解看看?”


“多了解看看?”


“做个朋友嘛。”




她偶尔在路过那间教室的时候,会向里张望一眼。


绝大多数时候是空空的自习室,是也会有少数情况不小心看到他在里面。


不是有那种青春小说吗?女生在桌膛里小心藏匿的,传授青春的教科书。那纸页上经常写就这样的人,在你路过一扇窗口时,他就静静坐在那里,一只手倚着脸颊,在苍凉的天光里,将脸的轮廓投影到书上。


只是不知怎么的,她好像从来没有想到过进去,只是在窗口看看转瞬即逝的侧颜。


“管彤,你来讲下这道题。”


“啊,是,一百… …”


“一百八十九页。”


“椭圆的辅助线……”


偶尔她也会被发现。倚着下巴的易烊千玺突然抬起头来,看到管彤愣在窗口的的身影,温和地笑一笑。学校里的粉丝很多,还有那种算不上粉丝,但总想在他身上捞一笔的,大多都没有好脸色。给管彤的这个笑让她觉得友好,不禁停下步伐跟他说句话。


有时候聊聊作业,有时候聊聊同学,大多是些不痛不痒的内容,但因为温和而令人愉快。


“你们数学学到这一章了?好快。”


“嗯,反正我听不懂。你们估计也快啦。”


“老师上节课有小测吗?”


“有诶,书后题。你课本给我我可以给你划一下。”


他把课本递了过来,管彤选了一支铅笔,小心地开始在书上勾画。铅笔可以擦去,她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资格,堂而皇之地拿出水性笔,在他书上留下抹不去的印记。归因于礼貌吧,她想,一边核对有没有划漏的,然后把书还给他去。易烊千玺接过书,简单上下扫了一眼,低头开心地笑了笑。


”好难呀。”


“网上、网上有答案。”


“发我一份?”


“O、OK。你的邮箱是?”


“你知道我QQ吧?原来班级那个。”


“哦,对。”


“发我QQ就好了。”


原来那个不是你应付学校的小号啊,她心里想。原来真的可以联系到你。走廊里来去的人流从背后经过,这样尴尬的情况下,总要有人没话找话。她听见自己开口说。


“好巧啊,初中三年,居然现在又是同学。我还记得之前第一次来学校,你打梧桐树底下过,我从教室里看到了。”


“嗯,对。我看到你都吓到啦。”


“咱们学校来这里的好少。大概就咱俩吧?”


“嗯......”


她听见易烊千玺顿了顿。


“应该......应该还有一个。”




小王子就住在麦田旁边,狐狸住在山坡上的苹果树里面。秋天的秋天,他们两个经常出来约,坐在麦田和山坡的分界线,一边倚着草坪,一边仰望蓝天。


“你知道吗?我有一朵玫瑰。”


“在哪里?”


“在天上,在我的 B-612号小行星。”


“天上也有玫瑰吗?”狐狸问。


”是啊,她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花。”小王子回答。


狐狸感到稍微有一点嫉妒。“地球上也有很多玫瑰,她们不是最美丽的花。”


“不,她是。”小王子不以为意,仍然看着蓝天说,“她是一颗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种子,落在我星球的泥土里。虽然泥土坚硬,但她还是坚韧不拔,努力开出了花。我的星球上有一种猴面包树,专爱蚕食娇嫩的植物,我就用玻璃罩罩住她,还能抵御寒冷。她每天和我一起,看一遍又一遍的日落。我的星球很小,把椅子挪一下就可以看到。”


“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开呢?”


“我不知道,但我们再在同一个星球相处下去,对我们两个都没有好处。”小王子解释说,“所以我决定离开星球去旅行,也许能找到好好爱她的办法,毕竟是我还太年轻了,还不知如何去爱她。”


你们不都一样年轻么?狐狸心里酸溜溜地想,但它说话的语气正常。“她真是一朵幸运的玫瑰。所以你还会回去,还会再去见她?”


“对。”小王子说。“我还会回去,还会再去见她。”




高一学期末的时候,校园里流行开听广播的习惯。经常下午的最后一节下了课,晚自习开始之前,夜色低垂,星星升空,呼朋唤友替代朗朗读书声,这个时段属于欢笑和晚餐。学生三五成群,听着广播里特别的小频道,一些诗词散文,再听听点歌。


管彤的晚餐一向简单,经常就买个汉堡,然后悠悠荡荡往回走。教学楼里很闹,唯一安静的地方是天台。这一天她想吹吹风,也许就着晚风吃下的汉堡,比平时的要更好吃,于是爬到天台上去。只是天台上有人比她更早来,广播放在空气里。


循着声音去找,突然间背后传来一声招呼。


“呦,你也来啦。”


“啊啊啊!”


天台背风墙的后面,蹲着一个没有任何架子的小明星。


“吓死我了……嗨。”


管彤伸手打了招呼,有点尴尬地站着。


“我在听广播啊,这个台,傍晚的时候会放《小王子》。”


“哦!你也看这本书!”她惊讶地问。


“嗯,要接个电影的配音,正好听一听。”


“哇......好厉害。”


管彤攥着汉堡蹲了下来,看着易烊千玺像个东北老农坐得很接地气。


“吃饭了?”


“嗯。”他扬了扬三明治。


递过去一个酸奶。


他接了过去。


当作收音机的手机在外放,大概是《小王子》的广播剧,正好播到和狐狸的那一段。小王子的嗓音有点孩子气,而狐狸则有些沙哑,好像比小王子看到了更多的事情。


“你配哪一个音?”管彤问。


“小王子。”易烊千玺说。“我自己选的。”


“哇,好棒。但我好像也喜欢狐狸。”


易烊千玺扬扬眉笑了。“狐狸确实让人喜欢,因为很可怜嘛。”


“嗯,因为最后小王子走了,而它什么都没有得到。”管彤想了想,“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只要是看过书的人,要么想做玫瑰,要么想做小王子。”


“只要被爱就可以了是吗,别的不需要去想它。”


“嗯。”管彤耸耸肩。


易烊千玺无奈地看着她,“有点志气啊喂。”


管彤噗呲大笑,“我宁愿没志气,过得舒服一点就得了。”


易烊千玺张张嘴,好像想辩论什么,但最终还是咋咋嘴放弃。他叹了一口气。“你还别说,真是这样,为了能过得舒服,已经拼尽了全力。”


“怎么突然说话像个大叔一样。”


“感慨嘛。”


他们两个面对面地坐着。脚下教室的灯火,像星星一样闪烁着。这座城市上空被阻挡的星星,在地上回来了。晚风轻轻地在耳边吹拂,手机里放着小王子驯养狐狸的故事,让人恍惚间觉得自己就坐在苹果树下,正在期待爱的光临。


经常有那样一个瞬间,人被一击即中。她平常不那么感念的,只是突然觉得,好像认识易烊千玺不是什么坏事。对面的小明星弯着腰咬三明治,脑袋都要凑到手机上去了,之前三年见不到的风景,突然间就这样展示给她看了。


易烊千玺抬起头,冲她笑了笑,“想什么呢。”


“啊,汉堡冷了。”


“学校食堂也太无良了。”


“没有,风吹冷了。”


“吃我的吧。”


他递过一个全新的三明治说。


地上的手机还在外放,里面的狐狸用沙哑的嗓子,终于问出它期待已久的问题。


“你能不能驯养我呢?”


“可以。”


小王子说。


真危险啊。


狐狸的胆子真大,愿意用自己的眼泪做赌注,去与人产生羁绊。因为如果输了,除了眼泪又能得到什么呢?


她突然感到害怕。




她心里出现一个影子,人声一鼎沸,就像突然被叫醒了一样嘭地消失。上课的时候魂不守舍,下了课之后,会呆呆地站在操场中心,在自由活动的人群中看着远方一个不动的黑点,那是易烊千玺。


他在打篮球,在跑步,在跳远,脸上带着生动的表情。身边的同学没有丝毫异样,仿佛他只是个普通的生物,并没有产生任何不同。


怎么做到的呢?


毫不害怕,毫不畏惧,可以坦然地走上前去,轻而易举地与另一个人产生羁绊。他们不怕流眼泪吗?不怕遇到一个心怀玫瑰的人,让自己变成狐狸。


有时她一个人坐在人群最喧闹的圈子里,却突然觉得很孤单。


可能是《小王子》看多了吧,她最近总是胡思乱想,把每个人对应到角色里。


如果像之前的三年那样,只要远远地看着,袖手旁观,倒也不足为奇。只是这一次,距离有点太近了,好像超过了以往三年的界限,让人变得不得不认真起来。


管彤看着篮球场上几个簇拥在一起的小黑点,感觉眼睛里好像出现了什么东西,让她把这几个黑点分不清。那本她划过重点的教科书,也许还留在教室里。管彤突然衷心地希望,那些铅笔印能够不被擦掉,哪怕留个痕迹也好,只要能被保留得久一些,久一些,再久一些。




秋叶在窗外片片凋落,转瞬迎来了第一次期末考试。那天早上管彤来得很早。她走进考场打算对号入座,突然发现自己的那张号码牌前,坐的是易烊千玺。


考试座位和考场是随机分的,如果想要一个解释,估计可以解释为巧合和幸运。易烊千玺在低头做最后的复习,卷子和书搭在腿上,脑袋低了下来,露出一段纤细苍白的脖颈。


他没瞧见她进来。


不知怎么的,本来一个可以自然打招呼的场合,她却鬼使神差地悄悄坐了过去,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昨天晚上好不容易塞进脑子里那点内容,一下子都忘光了。好不容易看的那些书,镇定的那些精神,一下子都崩塌了。


好像有些东西,正在稀里糊涂中明白。一颗极度危险的、她在过去三年侥幸规避的种子,随着这个早晨的诞生,开始渐渐发芽了。易烊千玺还是低着头,他看得很认真,并没有想要回头的兴趣。校服在椅子上松松地挂着,他只穿了一件简单的蓝衬衫。宽阔的肩膀就出现在不足一米的前方,似乎比那些微博上看到的,被别人拍到的背脊,更加真实而有说服力。


直到有个认识的熟人过来,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他才看到身后坐着的管彤。“嗨,管彤。你来这么早啊?”


她心想我早就来了。我已经坐在这里一早上,像个傻子一样看你的背影。但她没说,有些事是不能说的。她只是点点头,“好巧啊,你也这考场。”


“我没学号,所以分这里来了。”


“哦。”


他们各自停顿了一会儿,开考铃响了。易烊千玺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桌子,“马上考了,加油啦!”


她抬起头,“嗯!”


他是带着笑转过头去的,那个没被完全捕捉到的笑,就在转身的一刹那,没有完全地被她看清。数学稀里糊涂地过去,终于熬到语文写作文的时候,管彤暂时没有思路,抬起头来,看到易烊千玺在前面埋头写卷子。


蓝色的衬衫映出宽宽的背脊。


其实作文题目挺无聊的,“爱是 _____”。爱是什么?


她看着他的背影想,爱是小王子爱玫瑰,用玻璃罩保护她远离猴面包树,陪她在星球上看44次日落,用离开完成再次走向她的第一步。


爱是哪怕遇见了狐狸,也被与玫瑰共赏的壮美日落充斥着内心。


那么在小王子之外呢?


也许还有狐狸,从没被注意过,在故事里转瞬即逝的狐狸。狐狸徘徊在苹果树下,等着一个人给他驯养,终于它等来了,只可惜小王子要走。在他来前期待他来,在他走时不挽留他走,是不是也算爱呢?


管彤提起笔,她知道自己今天这篇作文,有很大的几率要不及格了。


人走到某个环节点,要承担起某种角色,好像从一开始就确定下来了。就像每个看过《泰坦尼克号》的女孩都想做Rose,每个看过《小王子》的人,都想做那朵玫瑰花。


她也想做玫瑰的。只是玫瑰不是每个人。如果她真的是,刚才早上相遇的一瞬间,应该就会开口打招呼的吧?


应该也会在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想起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的事。


管彤没有告诉易烊千玺,她曾数次徘徊在自习教室外,却没有勇气进去。冰凉褪色的门把手,仿佛被嵌死在门里面。就像那些操场旁边远远注目的时光,她的心限制了自己的步伐。


好可惜,直到最后她还是没能长出勇气,承担眼泪的代价。


怪只怪狐狸太谨慎,怕心里长出一个故事,却没能力给它完结。




狐狸为能跟小王子坐在一块而高兴,但它心里总想着玫瑰,它不是没见过玫瑰的。其实照实说来,它还是个赏花的大行家。每一朵花丛下它都栖息过,最了解这些娇贵的宝贝各有什么样的脾性。玫瑰是种骄傲的植物,是花朵里的公主。她们确实花苞娇艳,但一面展现着脆弱的风情,一面又暗暗长出扎人的刺,这种隐隐的虚伪让狐狸不太喜欢。更何况那是小王子的玫瑰。在狐狸眼中,世间美好的花儿有千千万,每一朵都有自己的特点,玫瑰只不过具备了其中的一部分,可小王子居然认为她是完美的。


他没见过黄蓝粉紫的花瓣,所以只觉得红色最美;他没嗅过出尘清雅的香气,所以只觉得憨甜最香。狐狸为他的没见过世面而不屑。但这改变不了玫瑰依然是他心中最美的花。不管从道理怎么讲,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王子就觉得自己星球上的玫瑰是最好的,其他的一切都比不上。


“你再用心看看,真正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不用了,狐狸。”这是小王子第一次叫它的名字。“我心里只有我的玫瑰。每天晚上我抬头看着星空,都感觉上面有一朵看不见的花。我的玫瑰在上面欢笑,我把我的世界缩小为一朵花,再把一朵花扩大成整个世界,这就是爱情。”


狐狸心想你还是没看。真正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只能用心去感受。小王子看不见它的心里也有一朵花,正在为他轻轻开放。


你爱我吗?你会爱我吗?狐狸心里想。给我个温柔的回答吧。




校园里面知道管彤的不多,知道舒婧的却不少。同样是幸运的“六年同学”,舒婧就是那个跟管彤没熟稔到打招呼,却可以跟易烊千玺点头微笑的人。只是这件事做得很隐秘,管彤是通过观察得到的。不像平时说话光明正大,易烊千玺跟舒婧在学校里几乎没有交谈,从表面上看仿佛从没认识过一般。只是走廊里交错时,嘴角出现若有似无的笑意。这对于别人来说无足称道,但管彤深知里面的不科学——她和舒婧还有易烊千玺,是整座学校里唯一三个来自同一所初中的人。如果连默默无闻的管彤他都认得,那么在原学校更为出名的舒婧,他没有理由不认识。


印证在某一个下午轰然到来。管彤去别的班找同学,那人恰好坐在舒婧旁边。舒婧的桌上摊着两本课本,正在按照一本的笔记划题。管彤等在旁边,突然觉得那本课本有点熟悉。那一页是老师曾经小测过的内容,考过的几道题底下画着细细的横线,是铅笔印。好熟悉。这考的题怎么跟我们班一样,划重点的方式也跟她好像,横线笔直也仿佛——


啊。


她想起来了。


是那本......她给易烊千玺划过的书啊。


她心里一惊,再仔细看去。淡灰色的细线有种刻意绷出的笔直,仿佛画线的人在努力维持着表面的稳定。那是那天她忍着手抖,小心翼翼画出的笔记。


还记得当时她一激动,有一条线贯穿了几行字。她忙拿出橡皮,将纸擦得微微起皱。


补上的横线跟之前的末端没有接上,中间就剩下一个断点,带着微微狼藉。


“同学,你这个…这书是跟谁借的啊。”


舒婧抬起头。她是个很漂亮的姑娘,带着不刻意的城府和难以伪装的美丽。她的脸上显露出一秒慌乱,马上复归平静。


“啊,我和高年级的学长借的书,旧课本而已。”




“听说你最近跟易烊千玺关系不错?”


“方敏你真的不是我们学校的吗怎么消息这么灵。”


“你当我跟你一样啊。”


“哦。”


“一起自习了?”


“没。听广播来着。”


“……你别去。”


“怎么了?”


“……还是避嫌一点好。”


那边好久没声音,对话框上显示正在输入信息。


“你认识舒婧吗。”


“呃,算认得。怎么了?”


“你不要参与易烊千玺的事,他是因为舒婧才到湖南去,也是因为舒婧才回北京来的——他们两个初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再接下来方敏讲的那些故事,她已经听不到了。那些对话框里的文字,仿佛随便堆砌的古怪符号,辨认不出意思。管彤放下电脑,模模糊糊地觉得心上突然缺了一块,钝痛得很无力。心好像漏了风,像豁了口的牙在痛。好疼啊。小王子说,他在B-612号小行星上为他的玫瑰罩上了玻璃罩,为了不让猴面包树伤害她。玫瑰等在星球上,等着小王子用离开完成走向她的第一步,现在小王子回去了。


狐狸知道了玫瑰,玫瑰却不认识狐狸。


但这没有关系,以玫瑰在小王子心中的地位,她不需要知道其他任何东西。


小王子如何在星球中游荡,如何遇见国王,遇见酒鬼,遇见爱慕虚荣的,和贪得无厌的人。如何帮点灯人点灯,如何和飞行员找水,如何驯养狐狸。


那些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事,不过是他走向玫瑰的其中一步。小王子走得再远,也会抛下躯壳乘着灵魂回去找她。玫瑰不需担心任何事。


管彤伸手向着床边摸索着,眼里被突然出现的泪模糊了视线。她只能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是《小王子》。去年夏天没来得及看完的部分,因为感觉太残忍就没有再读了。狐狸在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心里该抱有着多大的忐忑与期待呢?明知道对方心里有一朵花。她翻开了书,去年折过的纸页,今年已经泛黄了。狐狸最后该怎么做呢?狐狸能够放他走吗?




小王子驯养了狐狸。可是小王子还是选择离开了狐狸。当出发的时刻就快要来到时,狐狸说, “啊!小王子,我一定会哭的。”


 “这是你的过错。我本来并不想给你任何痛苦,可你却要我驯养你。”


 “是这样的。”狐狸说。


 “你可就要哭了!”


 “当然啰。”狐狸说。


“那么你什么好处也没有得到。”


 “我还是得到了好处的,只是你不知道。”狐狸说, “再去看看那些玫瑰花吧。你一定会明白,你的那朵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玫瑰。你回来和我告别时,我再赠送给你一个秘密。”




易烊千玺要离开的消息传得飞快,同样飞快的还有《小王子》上映的消息。他户口不在北京,来这里也只是借读,一年时间到了,终究还是要回湖南去。管彤在课间的嬉闹声中得知了这个消息,然后刚想继续问问,就被打岔到了新上映的电影。她有点遗憾这个消息是从旁人嘴里听来的,而不是易烊千玺亲口说出。也许,她还不足以是个告别的对象。


他基本都在工作,她听别人说。《小王子》电影上映的很多宣传工作,需要他跟着剧组跑遍祖国各地。偶尔几个回学校上课的日子,都是度过了才知道他来过,从没有再遇到,只是偶尔在走廊里遇见舒婧。舒婧的脸色沉着,看不出半点异样,真是理智的玫瑰。易烊千玺的自习室空了,一个不需要期末考试的人没必要学习。


小王子终将再次离去,不仅离开B-612,还要离开地球。


虽然还同存于一个宇宙中,但竟不知会否再次相逢。


学期末的最后一天,教学楼外刮着小风,楼内的人已经无心学习。操场边的梧桐树沙拉拉地响,她又在梧桐树下看到了易烊千玺。


跟一年前不一样,管彤已经不在意,老师是不是会点她的名。就好像易烊千玺虽然还穿着那件普通的黑T恤,用鸭舌帽压着刘海,却是为了离开。管彤从二楼看着他低头跟着保镖走进楼内,仿佛什么都没有过去,却仿佛什么都变了。


她冲出刚打响下课铃的走廊,冲过尚且没有一个人的楼梯,一口气冲到天台上。夏天的天空特别蓝,像小王子的眼睛。去年冬天一起听过广播的地方,远远地站着两个人。


眼对眼,口对口,心对心。


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就像她早就知道了,这天台上听广播的地方,本就不是给她留的一样。


每一个傍晚课间的广播时间,一起吃着晚餐目送夕阳的瞬间,舒婧都会上来。他们不必挪动椅子,只为了看44次日落;但他们可以连看44次,在那以后的每一天。


这里是他们的B-612号小行星。


那唯一一个她误打误撞上来的日子,是舒婧生病请假的那天。


从一开始,不是小王子到地球上来,而是狐狸走错了星球。


在太过璀璨的星空里迷了路,现在要回到自己的世界来了。




易烊千玺最后还是跟她告了别。最后一次放学后,易烊千玺在班级门口叫住了她。“嘿,管彤。”


她回过头去,“啊,嗨。”


易烊千玺笑了笑,“我要回湖南了。”


“嗯。”她用力点点头,“我知道——听说了。”


“不好意思,现在才跟你说。”


“没事!在湖南一切顺利啊。”


他们都觉得有点哑然,还以为可以聊久一点。


他们静默了几秒。


“对了,我买了你的票。”


管彤掏出手机,给他看手机里的相册。“明天的《小王子》,上映第一场,我肯定要支持你。”


易烊千玺咧咧嘴笑了,“谢谢。”


“嗯。”


“那我…走了?”


“嗯!以后还可以联系嘛。”


“对,有班级QQ…还有其他什么的。”


“对,有QQ,还有其他的。”


“……再见。”


易烊千玺最后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去。


管彤在他背后看着,看着那身影慢慢缩小成背影,宽宽的像极了考试的那一天。一瞬间有好多话涌到嘴边,她甚至想开口问问舒婧,但最后还是克制住了。她想起过去的那个夏天,那些吃吃喝喝浑浑噩噩的日与夜,想起当年跟方敏的聊天记录。她跟方敏可怜那些得而复失的妹子,方敏笑她多管闲事。这下子好了,多了一年缘分,却好像耗尽了前三年的努力。当年多险啊,周围有多少人陷了进去,只有她保持着理智,游走在危险的边缘。没想到故事还没完。明明已经决定此生可以自己过没有你,却又突然间听到你的消息。


轻而易举地走进我的生活,又轻而易举地退了出去。明明只是友情客串,却非要留下刻骨铭心的羁绊,让人付之以眼泪的代价。


这是她在那次期末考试作文里,写下的句子。


那篇作文得了满分。


作为易烊千玺曾经出现过的痕迹,让她不仅失去了这个人,也失去了忘记的权利。




小王子绕着麦田走了一圈,又回到了狐狸身边。


 “再见了。”小王子说道。


 “再见。”狐狸说,“喏,这就是我的秘密。很简单: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小王子重复着这句话,以便能把它记在心间。 “那你最后得到了什么呢?你还是什么都没得到吧?”


 “没关系。我还有麦田的颜色。” 狐狸说。


“你有一头金色的头发,如果你驯养了我,麦田的颜色会让我想起你的发色,让我想起你。而我也会爱上风吹拂麦田的声音,每当我的眼泪从眼角划过,蔚蓝的天空会让我想起你的眼睛。”




管彤在整场《小王子》里有点出戏。因为平时听惯了易烊千玺的声音,猛然在电影里听见,真有点不适应,甚至还笑了一下。电影里的小王子没有死,他长大了,只是忘了玫瑰。于是小女孩带着狐狸布偶,同他寻找记忆释放星星。


她看着小女孩说:“我可以长大,但绝不要成为你这样的大人!”


管彤心想,管他做什么大人,重要的是不要忘记。


一系列迪士尼一般的故事桥段发生后,小王子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星球。玻璃罩里的玫瑰,一触碰就凋零了,他看着远方盛大如玫瑰的落日,牵着小女孩的手,流了眼泪。


而整部电影里的狐狸,除了在玫瑰园里与他遇见一次,其他时候都化作布偶,静悄悄地缩在一旁。


管彤在众人纷纷离场的时候,缩在椅子里悄悄抹了眼泪。片尾音乐播放起来,电影后面里的字幕一行行打了出来,最后一行写着:“小王子——TFBOYS 易烊千玺。”


狐狸没有名字,因为没有配音。


她举着空爆米花桶走到外面,捂着眼睛进了洗手间。洗手间里挤满了看完电影的人,嘈杂地排着队洗手或者抹着口红,或是探讨着电影地情节。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眼角好像有什么透明的东西一闪而过,直让她在这一刻突然感觉到,她与易烊千玺的羁绊,好像真的结束了。


人们说人世间真正让人感动的,是人与人之间珍贵的缘分。只是他们没说,有些缘分之所以出现在你生命里,不是打算让你发生什么事,只是让你遇一遇而已。让你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啊,原来还存在这样一个你。你友情客串,在我生命点亮一串绚烂的火花,留下刻骨铭心的回忆。


虽然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但至少我有过一个爱你的曾经。


易烊千玺在天台上说,人要有点志气。要当就当别人的玫瑰花,再不济也要当个小王子,有爱的人,也能成为被爱的人。只是千万不要做狐狸。狐狸虽然也很幸福,它曾经被驯养,期待过爱也得到过爱,但始终不是最爱的一个。小王子和玫瑰最后灵魂互相依偎,而只有狐狸依旧在遥远的地球等在原地。


等着一个人的脚步声像音乐一样让它从洞里走出来。等一个人说好四点来见它,让它三点起就开始高兴。


管彤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她觉得自己终于有一件事,可以堂堂正正地反驳易烊千玺了。


狐狸不是什么都没得到,它还有麦田的颜色。世界上有很多种人,有的人靠爱幸福,有的人靠被爱幸福,而只有狐狸靠爱的痕迹幸福。


因为如果想要留下羁绊,就要付出眼泪的代价。


至于爱过没爱过,得到什么没得到什么,谁又说得清呢?


是否真正感觉到幸福,是否不曾后悔......


也只有眼泪知道而已。





——《眼泪知道》完——




评论(34)
热度(305)
  1. 我和我的易伙伴们都惊呆了你吴 转载了此文字
    你就像那冬日里的冰激凌 夏日里的烤红薯 我说“我不会买的” 却还是做不到。 吴可言·BedTimeS...
  2. 阿瑾鲸鲸鲸你吴 转载了此文字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