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吴

【所有文章禁转禁二改禁一切,授权不开不要问我要了】

九回时间旅行 Chapter 07

—第六回旅行—

十一月到了,我的生日如期而至,而我却丝毫没有感觉。纵使基友们欢聚一堂点上蜡烛,可思绪却还停留在前几天属于另一个人的生日party上。不只今天,我现在几乎干什么都会想到他。吃饭也想,睡觉也想。前两天吃个炸鸡吃一半也想他,在我意识到之前就开始想,简直是疯了一样。哪怕是人民币也没让我这么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可是千玺却那样狡猾地取代了毛爷爷,成为我脑海里的第一牵挂对象。


想的时间虽长,却也没什么有营养的内容。无非是他过得怎么样?吃了吗?吃饱了吗?有没有很累?在时间的那一头,又有哪些我不知道的喜怒哀乐呢?都是万千老阿姨的心声,只不过现在多了一个我。


基友们举杯,而我还盯着蛋糕上的草莓看。上次他也吃了这么大一个,好吃吗?他喜欢草莓吗?我跟草莓——


一团奶油抹到我脸上,“你傻啦!”


“——啊?”


“你怎么这么安静?没抽风不像你啊!”


我忧虑地看着基友,“已经这么明显了吗?”


“超明显。”她表示痛心疾首,“要不是你这张脸的水平有目共睹,我肯定怀疑你谈恋爱了。”


我捂住脸,感觉短时间内不想发声。连毫不知情的旁观者都能看出我的改变,玺子哥,你摊上大事了。可是当我晚上瘫在床上举着手机时,还是情不自禁地打开九回时间旅行的界面,久久地盯着上面的青色数字瞧。我骗不了我自己,我知道我想做什么。我想见他,很想见他,在这生日的最后一刻发疯般地想见他。比粉丝想见爱豆更深切的,是程真想见易烊千玺。我有好多话想说,也有好多话想要问他。


他会回答我吗?他会如何回答我呢?


23点59分,我终于踏上了第六次时间旅行。




人潮汹涌。


我在海海的人流中一眼就看见了他。千玺很好认,至少在我眼里是如此。他戴一顶这一年很流行的毛帽子,帽子尖上缀着一个特别大的狐狸毛球。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只留下坚毅的眼睛,还有一段弧度美好的鼻梁。他一个人,正在在首尔的街头散步,穿着他最喜欢的那件棒球外套,配上紧身裤,即使是私服也是如此好品位。我往下看去,发现他脚上,穿的是我生日时送他的鞋子。


一种莫名强烈的喜悦充斥着我的心头。我克制不住笑意地想,这应该是来韩国拍团综时,忙里偷闲度假的一天吧。


往来的棒国公民没有认出他。他终于可以一个人在街上自由行走了。


千玺看起来心情很好,我也就没打扰他,只在后面默默地跟着。虽然行为类似痴汉,但我确实不知道此刻冲上去与他相认,我们彼此该作何表情。好不容易的个人休假,我也就不要打扰好了,毕竟这也只是我为了满足自己生日愿望的一次任性。千玺走进咖啡馆,我等了等也走进去。他要了一杯咖啡坐在窗边,托着腮不知道想些什么。


菜单上所有东西都是密密麻麻的韩文,看都看不懂,我只能眯着眼睛念前方展示板上小小的英文注释:“你好,我要个......草莓面包。”


漂亮的韩国店员妹子摆摆手,“对不起,草莓面包卖完了。”


“那要...香米面包。”


“对不起,也卖完了。”


我一面点餐,一面还得分一只眼看玺子哥有没有注意到我,所以只想点个东西赶紧结束。“那,随便来个面包。”


“对不起,面包全卖完了。”


千玺回头向我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我连忙抢了一张餐巾纸挡住脸,用蹩脚的韩语说:“那算了,谢谢!”然后光速冲出店门。


玺子哥在温暖的室内花了足足20分钟才吃饱喝足,而在门外等待的我早已冻成了一根冰棍。他从咖啡馆出来,转脚就进了唱片店。Dara最近出solo了,估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跑到唱片店里去。我埋头装作在挑神话偶吧的专辑,耳朵细细捕捉着他跟店长的对话。这货继教会楠楠法语之后,连韩语也不放过,丫居然说得这么流利,如果这全是出于对达拉酱的迷之喜爱,那么首页的阿姨带上一个我就可以去死一死了。只要看到dara的专辑海报,哪怕是小小的周边钥匙圈,他也会马上买下。我忍不住有点嫉妒,路过那一架子的solo专辑时,趁玺子哥不注意,偷偷磕磕磕地打了一下专辑封面上dara。


旁边宅男凶悍地瞪了我一眼。


哼,不就是美女吗!阿姨我收拾收拾 ……也还是比不过……我吐了吐舌,转身寻找千玺的身影。


他已经不见了。


我连忙冲出唱片店,冲进购物街来来往往的人群。可是无论我向哪个方向张望,都看不见那顶毛帽子,还有那一大颗狐狸毛球。我在异国他乡的陌生人群中,迷失了他的踪迹。千玺会朝哪儿去呢?卖炒年糕的阿珠妈推着小吃车从我身边过去,提着购物袋的年轻情侣从我身边过去。想找人问却又不知找谁问,最后只能又回到唱片店问之前和他说过话的老板。我用支离破碎的韩语问:“你知道,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男生去哪里了吗?”


老板呜啦哇啦说了一堆听不懂的,手指着外面的方向,但到底是向左还是向右,我问不明白,他也答不出来。我路过购物街旁边的小巷,突然一个大叔冲出来拽住我的袖子,力气很大,好像不让我走的样子。那些看过的韩国恐怖片一下子占据我的脑海,让我恐惧得直接叫了出来:“你干什么!放开我!你要干嘛!”


面目狰狞的大叔飚出一串韩文,呜呜哇哇地快得让我跟不上。我才意识到刚才情急之下说的是汉语,但已经害怕得顾不上这么多了。“你放开我!你要干嘛!警察!警察!Help!”


听到警察两个字他的手顿了顿,然后放过袖子改拽胳膊,更加大力地把我往小巷里拽。我的声音变成了害怕的呜咽,尖叫克制在眼泪里面,只在喉咙里咯噔咯噔地响。救救我,谁来救我一下都行,千玺……千玺……


我只剩半只脚还在购物街上,剩下的大半个身子已经被小巷的阴影遮住。这帮市民都看不到吗!凶恶的大叔用一只手攥住我手腕,另一只手恐怖地猛然伸来,想要捂住我的嘴。


“救……命……救——”


我的脚在最终要没入小巷墙面的黑影时突然狠狠扭了一下,向着相反的方向被一双有力的手拽了过去。瞬息之间只能看见一个人清瘦而有力的手臂,双手仅仅把我从背后揽住,在一秒钟之内将我拽出恐怖的大叔手里。


我的脑袋被狠狠扣在他怀里,耳边是他用前所未有的愤怒声音说着陌生的语言。我的眼睛低下,看到他脚上穿着我买的鞋子。


不大不小,是这世界唯一一双2020年的 vans。


我泪眼模糊地想,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千玺。



评论(43)
热度(149)
  1. 无言你吴 转载了此文字
©你吴 | Powered by LOFTER